「心淨則佛土淨」之考察

釋惠敏

(國立藝術學院副教授)

提要

  《維摩詰經》「心淨則佛土淨」之說與古來的「唯心淨土」乃至現代的「人間淨土」之主張有密切的關係。漢傳佛教之諸注解家如何解釋此篇經文?「心淨則佛土淨」之命題為何可以成立?此「淨土行」之具體內容為何?如何論此「淨土行」之階漸與次第?與「心淨故眾生淨」有何關係?吾人是否能依此而作為《維摩詰經》是「唯心論」的證據?「心淨」應作何解釋?本文考察、比較現存諸漢譯本與諸注疏之解釋,並參考《大智度論》等相關佛典的說明,以及今人之研究成果來討論以上諸問題後,有如下幾點的結論:

一、「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的菩薩為「成就眾生」故,必須「願取佛國」,修行「淨佛國土」。

二、十八「淨土之行」:行淨則眾生淨,眾生淨則佛土淨。菩薩依十八種「淨土之行」令自與彼眾生皆「行淨」故說「行淨則眾生淨」。如是同行眾生(眾生淨)來生菩薩成佛之國土,故說「眾生淨則佛土淨」。

三、《遠記》、《吉疏》依《肇注》「淨土行之階漸說」,配以菩薩之種姓位、解行位……七地(成就眾生)、八地(佛土淨)、九地(說法淨)、十地(智慧淨)、金剛心、等覺地(心淨)、佛地(一切功德淨)之菩薩乃至成佛十三階位漸次。但與《大智度論》之七地(自利具足)、八地、九地(咱利利他,所謂教化眾生,淨佛世界)的說法不同。

四、若依《奘譯》與《基疏》,則是以「十八種淨土行→清淨有情→嚴淨佛土→轉法輪度化有情」之模式說明。這與《大智度論》中所引《般若經》所說「饒益一切眾生已淨佛國土。淨佛國度已得一切種智。得一切種智已轉法輪,轉法輪已安立眾生於三乘,令入無餘涅槃」的說明有相通之處。

五、「心淨則佛土淨」不可解釋為:自心淨,則淨土「自成」,而是心淨則眾生淨,眾生淨則佛土淨。其關鍵點在於「眾生淨」。

六、「心性本淨」與如來藏心或阿賴耶識無關,應採取如《般若經》與中觀的思想,作「非心」、「是心非心」、「空寂心」的解釋,比較合乎《維摩詰經》的根本思想。《基疏》將「心淨」解釋為「第八嚴淨」,「淨」若解為淨化之「行淨」而非「本淨」是正確的解釋;但將「心淨」之「心」解釋為「第八阿賴耶識」則是屬於瑜伽行派的看法。

(參考文獻與略號)

大=大正新修大藏經。

田村1977=田村芳朗。〈三種淨土觀〉。《仏教ズおんペ淨土思想》。東京:日本傳教學會。

印順1989=印順。《修定──修心與唯心秘密乘》。台北:正聞出版。

印順1981=印順。《如來藏之研究》。台北:正聞出版。

長尾1983=長尾雅人譯注。改版《維摩經》。東京:中公文庫。

LBoin 1976Boin, Sara. The Teaching of Vimalakīrti (Sacred Books of the Buddhists; SBB 31), London: PTS.譯自Lamotte, Itienne. 1962. L'Enseignement de Vimalakīrti (Vimalakīrtinirdeśa) traduit et annote (Bibliotheque du Museon, vol.51) Lovain:

LB/郭1990=郭忠生譯。《維摩詰經序論》。台灣.南投:諦觀雜誌社。譯自LBoln 1976之序論。

藤田1970=藤田宏達。《原始淨土思想之研究》。東京:岩波書店。

關鍵詞:1.《維摩詰經》 2.心淨 3.成就眾生 4.淨佛國土

 

一、前 言

  眾所周知,所謂「心淨則佛土淨」之說,是出於羅什(344413)之漢譯《維摩詰經》(406譯,以下略為《什譯》)中,佛告寶積菩薩:「是故,寶積!若菩薩欲得淨土,當淨其心,隨其心淨則佛土淨」[1] 。漢傳佛教之諸注解家如何解釋此萹經文?「心淨則佛土淨」之命題為何可以成立?此「淨土行」之具體內容為何?如何論此「淨土行」之階漸與次第?與「心淨故眾生淨」與何關係?吾人是否能依此而作為《維摩詰經》是「唯心論」的證據?「心淨」應作何解釋?本文將考察、比較現存諸漢譯本,例如:東吳支謙之《維摩詰經》(222229譯,以下略稱《吳譯》)、《什譯》、玄奘之《說無垢稱經》(650譯,以下略稱《奘譯》),以及諸注疏,例如:羅什之弟子僧肇(374?∼414)之《後注維摩詰經》(以下略為《肇注》)、淨影寺慧遠(523592)之《維摩義記》(以下略稱《遠記》)、吉藏(549623)之《維摩經義硫》(以下略為《吉疏》)、玄奘之高足窺基(632682)之《說無垢稱經疏》(以下略稱《基疏》)之解釋,並參考《大智度論》等相關佛典的說明,以及今人之研究成果來討論以上諸問題。

二、菩薩淨土之行與發菩提心

  由於「心淨則佛土淨」之說是佛對寶積菩薩所問「菩薩淨土之行」的回答,所以我們先回溯如下所引此問題的源頭。

《什譯》世尊!是五百長者子皆以發阿藐多羅三藐三菩提心,顧聞得佛國土清淨,唯願世尊說諸菩薩淨土之行。(大14538a1518[2]

《奘譯》如是五百童子菩薩,皆已發趣阿藐多羅三藐三菩提,彼咸問我嚴淨佛土。唯願如來哀愍為說淨佛土相,云何菩薩修淨佛土?(大14559a57

  首先,應注意漢譯「淨土」之梵語,而是(buddha-ketra)(佛土,佛國土),是佛所教化的世界之意,如娑婆世界是釋迦佛之國土,極樂世界是彌陀佛之國土(藤田1973507512;田村19771719)。「佛土」的一般範圍則如《大智度論》所說「佛土者是百億日月、百億須彌山、百億四天王等諸天是名三千大千世界。如是等無量無邊三千大千世界是名為一佛土。佛於此中施作佛事……」(大2570b2326)。

  其次,「菩薩淨土之行」(或「菩薩修淨佛土」)是出自於「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菩薩所問的問題。若是二乘(聲聞、闢支佛),則如《法華經》所說:聲聞弟子們「自謂已得到涅槃,無所堪任,不復進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但念空、無相、無作,於菩薩法遊戲神通,淨佛國土,成就眾生,心不喜樂」(大916b1317),其重頌部分亦說「我等內滅,自謂為足,唯了此事,更無餘事,我等若聞,淨佛國土,教化眾生,都無欣樂,所以者何,一切諸法,皆悉空寂,無生無滅」(大918b2428)。由此,何如「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的菩薩是必須修行「淨佛國土」。

 

三、為「成就眾生」故「願取佛國」

  對於何謂「菩薩佛土」(《奘譯》「菩薩嚴淨佛土」)的問題?《維摩詰經》先總答,如《什譯》云「眾生之類是菩薩佛土」(《奘譯》「諸有情土是為菩薩嚴淨佛土」),再如下表所示分作四項(或五項說明,並且以「空地造立宮室,隨意無礙,若於虛空終不能成」之譬喻,後以「菩薩如是為成就眾生故,願取佛國」作為結論(《什譯》大14538a2129;《奘譯》「菩薩如是知一切法皆如虛空,唯為有情增長饒益,生淨功德,即便攝受如是佛土」大14559al327)。

  其理由如《肇注》云「土之淨者,必由眾生」(大38335b15f),而《基疏》[3] 也說:各種有情的國土是菩薩修行所嚴淨將來成佛之土,如一般世俗所說「人為邦本,本固邦寧」。所以,所謂「淨土」,相對於將「器世間」(環境)莊嚴成「寶方」(七寶所成地方),將「有情世間」淨化成「菩薩」才是根本。

 

《什譯》

《奘譯》

隨所化眾生而取佛土

 

隨所調伏眾生而取佛土

 

隨諸眾生應以何國入佛智慧而取佛土

隨諸眾生應以何國起菩薩根而取佛土

隨諸有情增長饒益,即便攝受嚴淨佛土

隨諸有情發起種種清淨功德,即便攝受嚴淨佛土

隨諸有情應以如是嚴淨佛土而得調伏,即便攝受如是佛土

隨諸有情應以如是嚴淨佛土悟入佛智,……

隨諸有情應以如是嚴淨佛比起聖根行,[4] ……

所以為何?

菩薩取於淨國皆為饒益眾生故

所以者何?諸善男子!

菩薩攝受嚴淨佛土,皆為有情增長饒益,發起種種清淨功德

譬如:

有人欲於空地造立宮室,隨意無礙。

若於虛空終不能成。

譬如:

有人欲於空地造立宮室或復莊嚴,隨意無礙。

若於虛空終不能成。

菩薩如是為成就眾生故,願取佛國。

願取佛國者非於空出。

菩薩如是知一切法皆如虛空,

唯為有情增長饒益,生淨功德,即便攝受如是佛土。

攝受如是佛土者非於空出。

 

如此,為成就眾生故,願取佛國之行也是菩薩不同於二乘(聲聞、闢支佛)之處,如《肇注》云「淨土必由眾生,譬立宮必因地。無地、無眾生,宮、土無以成。二乘澄神虛無,不因眾生,故無淨土」(大38335b1114),或依《大智度論》中解釋《般若經》「舍利弗!空行菩薩摩訶薩不墮聲聞闢支佛地,能淨佛土,成就眾生」(大25334c2022)之經句時,云「但行空墮聲聞闢支佛地,行不可得空,空亦不可得別無處可墮……」(大25335al8ff.)等說明亦可知。

  其次,對於為何佛土果報不只是菩薩行業清淨自得,何須立願取佛土的問題。《大智度論》中,對於「佛土願」有如下之問答(大25108b14c20)。

問曰:諸菩薩行業清淨自得淨報,何以須立願,然後得之?譬如田家得穀豈復待願?答曰:作福無願,無所標立。立願為導,御能有所成。譬如銷金隨師所作,金無定也……復次,莊嚴佛世界事大,獨行功德不能成故,要須願力。譬如:牛力雖能挽車,要須御者能有所至。淨佛世界亦復如是。福德如牛,顯如御者……。

  所以,《基疏》總諸經論說「淨土因者,一由善根。二由大願。若不修善根,佛土無因。不發大願,佛土無緣。因緣具足,方感果故。……要修眾行,以願為資。……」(大381029b17ff.

 

四、十八「淨土之行」:
行淨則眾生淨,眾生淨則佛土淨

  《肇注》如前所引「土之淨者,必由眾生」,接著又說「眾生之淨,必因眾行。直舉眾生,以釋土淨。今備舉眾行,明其所以淨也。夫行淨則眾生淨,眾生淨則佛土淨。此必然之數,不可差也」(大38335b1519)。所謂「行淨」有十八種(《什譯》有十七種),即十八「淨土之行」,如下表所示,基本上是以「○○(例如:直心)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例如:不諂)眾生來生其國」(《什譯》。《奘譯》以「○○土是為菩薩嚴淨佛土。菩薩證得大菩提時,○○有情來生其國」)的句型與內容來說明菩薩「化緣相」(因行)與「果報相」(得果)的關係。

 

《什譯》句型:

《奘譯》句型:

「直心」是菩薩淨土。

菩薩成佛時,

「不諂眾生」來生其國。

「發起無上菩薩心土」是為菩薩嚴淨佛土。

菩薩證得大菩提時,

「一切發起大乘有情」來生其國。

 

  依《肇注》解釋「菩薩心既直,化彼同自,自土既成,故令同行斯集。此明化緣相及故果報相連,則佛土之義顯也」(大38335b2425)。菩薩令自「行淨」,亦會彼眾生「行淨」(化彼同自)故說「行淨則眾生淨」。如是相同淨行眾生(眾生淨)將來同生(同行斯集)菩薩成佛之國土,故說「眾生淨則佛土淨」。如《大智度論》所說

三業清淨非但為淨佛國。一切菩薩道皆為此三業。初淨身口意業,後為淨佛土,自身淨亦淨他人。何以故?非但一人,生國土中者皆共作因緣,內法與外法作因緣,若善若不善。多惡口業故地主荊棘。諂誑曲心故地則高下不平。慳貪多故則水旱不調、地主沙礫。不作上諸惡故地則平正,多出珍寶。如彌勒佛出時,人皆行十善故地多珍寶。」(大25708c1523

  《維摩詰經》「淨土行」之詳細內容(《什譯》大14538a29b26;《奘譯》大14559a39c10;《吳譯》大14520a16b16)如下表所示,若依次節「淨土因行」之次第展轉關係(菩提心→意藥→加行→上意樂→止息→發起→迴向→寂靜→……),如《基疏》所解,[5] 可將《奘譯》十八種的內容分為五段:

 

《什譯》十七「淨土之行」之內容

《奘譯》十八「淨土之行」之內容(可分為五段)

 

(3)菩提心:大乘眾生

(1)良心:不諂眾生

 

(2)深心:具足功德眾生

第一段[6] :菩提心、意樂、加行、上意樂

(1)發起無上菩提心土:一切發起大乘有情

(2)順意樂土:所有不諂,不誑有情

(3)善加行土:發起住持妙善加行一切有情

(4)上意發出:具足成就善法有情

 

(4)布施:一切能捨眾生

(5)特使:行十善道滿願眾生

(6)忍辱:三十二相莊嚴眾生

(7)精進:勤修-切功德眾生

(8)禪定:攝心不社眾生

(9)智慧:正定眾生

第二段:六度(止息諸障)

(5)修布施土:一切能捨財法有情

(6)修淨戒土:圓滿成就十善業道意樂有情

(7)修安忍土:三十二相莊嚴其身、堪忍柔和、寂靜有情

(8)修精進土:諸善勇猛精進有情

(9)修修慮土:具足成就正念、正知、正定有情

(10)修般若土:一切已入正定有情

 

 

(10)四無量心:成就慈悲喜捨眾生

(11)四攝法:解脫所攝眾生

(12)方便:於一切法方便無礙眾生

(13)三十七道品:念處、正勤、神足、根、力、覺、道眾生

第三段:發起

(11)四無量出:常住慈悲書抬有情

(12)四攝事土:諸有解脫所攝有情

(13)巧方便土:善巧觀察諸法有情

(14)修這十七菩提分土:通達一切念住、正斷、神足、根、力、覺支、道支,圓滿有情

 

(14)迴向心:得一切具足功德國土

第四段:迴向

(15)修迴向土:其國具足眾德莊嚴

 

(15)說除八難:國土無有三惡、八難

(16)自守戒行、不譏被闕:國土無有犯禁之名

(17)十善:命不中夭、大富、梵行、所書誠諦、常以軟語、眷屬不離、善和諍訟、言必饒益、不嫉、不恚、正見眾生

第五段:寂靜

(16)善說息除八無暇土:其國永離惡趣無暇

(17)自守戒行,不譏彼土:其國無有犯禁之名

(18)十善業道極清淨土:壽量決定,大富、梵行、所言誠諦、常以軟語、眷屬不離、善宣密意、離諸貪欲、心無瞋恚、正見有情

 

  此十八種菩薩自淨亦淨彼眾生之「淨土行」於《大智度論》所引之《般若經》[7] 中也有類似的說法。例如:

世尊!云何菩薩摩訶薩淨佛國土?佛言:有菩薩從初發意以來,自除身鹿業,除口鹿業,除意鹿業,亦淨他人身口意鹿業。世尊!何等是菩薩摩訶薩身鹿業、口鹿業、意鹿業?佛告須菩提:不善業若殺生乃至邪見是名菩薩摩訶薩身口意鹿業。復次,須菩提!慳貪心、破戒心、瞋心、懈怠心、亂心、愚痴心是名菩薩意鹿業。復次,戒不淨是名菩薩身口鹿業……。(大25706c29

  《大智度論》也說「淨佛世界者,有二種淨。一者、菩薩自淨其身。二者、淨眾生心,令行清淨道。以彼我因緣清淨故,隨所願得清淨世界」(大25418b1417)。

五、淨土行之十三階位

  《維摩詰經》十八淨土行之後,依《什譯》則有如下十三種境界關係的說明:

菩薩隨其直心則能發行,隨其發行則得深心,隨其深心則意調伏,隨意調伏則如說行,隨如說行則能迴向,隨其迴向則能有方便,隨其方便則成就眾生,隨成就眾生則佛土淨。隨佛土淨則說法淨,隨說法淨則智慧淨,隨智慧淨則其心淨,隨其心淨一切功德淨。(大14538b26c4[8]

  《肇注》認為此乃說明「(淨佛國土)行之階漸」,因為此段「至極深廣」,故「不可頓超」,應該「尋之有途,履之有序」)。[9] 淨影寺慧遠(523592)之《遠記》順此「階漸」之解釋,更加配以菩薩之種姓也、解行位……七地(成就眾生)、八地(佛土淨)、九地(說法淨)、十地(智慧淨)、金剛心等覺地(心淨)、佛地(一切功德淨)之菩薩乃至成佛十三階位漸次。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心淨得佛一切功德淨土」(大38437c20f.),如此則「心淨」是指十地之後的「金剛心」(等覺地),而「佛土淨」是指「佛一切功德淨土」,不同於八地之「佛土淨」。吉藏(549623)之《吉疏》也承襲此解,將此十三種境界配合菩薩階位如下表所示(括弧內所引是其所判斷的理由):[10]

 

 

《遠記》

《吉疏》

(1)心

種性已上(心無邪偽,故名為直)

外凡 十信

(2)發行

解行心(發求出世間行,故名發行)

內凡(既有信心,則應修行)

(3)深心

初地(信樂愍至,故曰深心)

(初地已上修治地業)

(4)調伏

二地(持戒離過名為調伏)

(持戒防惡名為調伏)

(5)如說行

三地(依聞修定)

(依聞修定)

(6)頭向

四五六地(修習順忍,趣向無生)

(修於順忍,趣向無生,名為迴向)

(7)方便

七地(修習十方便慧)

(習於十方便故)

(8)成生

七地(修無量種化眾生德)

(能成就眾生)

(9)佛土淨

八地(修習淨佛國土)

(修淨佛國土)

(10)說法淨

九地(辯才為人說法)

(辨才為人說法)

(11)智慧淨

十地(成就智波羅蜜)

(成就智波羅蜜)

(12)心淨

金剛心(金剛心淨)

等覺地(即金剛心)

(13)佛果

一切功德淨(佛果淨)

妙覺地(行願既圓,故一切功德淨)

 

  雖然這類配合菩薩階位的解釋,似乎有其適當性,但是在《大智度論》所引的《般若經》則是說「云何菩薩淨佛世界,淨眾生故。……是為菩薩住八地中具足五法。(大25p.416c21),並且以「菩薩住七地中,破諸煩惱,自利具足。住八地、九地利益他人。所謂教化眾生,淨佛世界。自利利他深大故,一切功德具足」(大25419b1720)解釋來比較七地(自利具足)與八、九地(教化眾生,淨佛世界。自利利他深大)菩薩的區別。如此,與《遠記》與《吉疏》所說:七地(教化眾生)、八地(淨佛世界)的區別有差異。此外,我們從《大智度論》:

深心清淨故能教化眾生。何以故?是煩惱簿故.不起高心、我心、瞋心故,眾生愛樂信受其語。教化眾生故得淨佛世界。如《毘摩羅詰》(即《維摩詰經》)佛國品中說:眾生淨故世界清淨。(大25657b48

的說明,也可看出:由於菩薩深心清淨故,眾生愛樂信受其語。菩薩容易教化眾生故眾生清淨。以眾生清淨故因此淨佛世界(世界清淨)。亦就是深心清淨→教化眾生(眾生清淨)→淨佛世界(世界清淨)的關係。依此,或許可以將《維摩詰經》中直心→發行→深心→意調伏→如說行→迴向→方便的部分簡化為《大智度論》之「深心境淨」。

 

六、淨土行之十七展轉相

  此段經文若使《裝譯》[11] 與《基疏》,則可以分為如下所示三段:

(一)重述十八種淨土行之「次第展轉相」[12]

  (1)發菩提心→(2)純淨意樂→(3)妙善加行→(4)增上意樂→

  (5)止息(合牒前六度。止六蔽故)→

  (6)發起(合牒前四:無量、攝事、巧方便、菩緹分法。發起自他二勝益故)→

  (7)迴向→

  (8)寂靜(合牒前三:息八無暇、自守戒行、十善業道。寂眾惡故)→

(二)嚴前因感淨土果(十八種淨土行→清淨有情→嚴淨佛土[13]

  《基疏》意謂:菩薩以十八種行教化有情離惡修養而心淨,故有清淨有情,「諸有情土,是佛土故」,所以有嚴淨佛土。亦如《大智度論》所說

若不利他則不能成就眾生。若不能成就眾生,亦不能淨佛世界。何以故?以眾生淨故,世界清淨。(大25,463b~4)

又說「眾生心清淨故,佛界清淨,佛界清淨已得佛道」(大25606b7f.)。若以教化眾生行十善道為例,《大智度論》則說:

能淨佛世界,成就眾生者,菩薩住是空相應中無所復礙,教化眾生令行十善道及諸善法。以眾生行善法因緣故佛土清淨。以不殺生故壽命長,以不劫不盜故佛土豊樂,應念即至。如是等眾生行善法則佛土莊嚴。(大25,335a~29)。

() 淨土成更生「轉法輪度化有情」勝果[14]

  得(10)嚴淨佛土已,可將(11)清淨法教視為「能化利益果」,(12)清淨妙福─(17)清淨諸妙功德則是「所化利益果」。這又可依下表所示,從「轉法輪義」及「可施他義」兩種觀點說明: 

轉法輪讓

可施他義

A:能化利益果

(11)清淨法教:嚴淨已便能化他,故有法教。

B:所化利益果

(12)清淨妙褔:化生妙褔,主天人中。

(13)清淨妙慧:有漏聞思三妙慧

(14)清淨妙智:無漏智

(15)清淨妙行:無漏行

(16)清淨自心:八識心一切清淨

(17)清淨諸妙功德:得果圓滿,無量妙德,無不具足。

 

以十地(有情土淨)教而教化之

 

無漏福(十王果等種種褔)

無分別慧

後得智

無漏行

八識心淨

萬億具足,遂致作佛。

 

  簡言之,即是:十八種淨土行→清淨有情→嚴淨佛土→轉法輪度化有情之模式。這與《大智度論》中所引《般若經》所說「饒益一切眾生已淨佛國土。淨佛國度已得一切種智。得一切種智已轉法輪,轉法輪已安立眾生於三乘,令入無餘涅槃」(大25652b13)的說明有相通之處。

 

七、心淨則佛土淨:
心淨則眾生淨,眾生淨則佛土淨

  接著,《什譯》《維摩詰經》導出「是故,寶積!若菩薩欲得淨土,當淨其心,隨其心淨則佛土淨。」(大14538c45),所謂「心淨則佛土淨」的結論。《肇注》[15] 將「心」與「淨土」的關係,以視覺所見之物體的「形」正直,則「影」也端正;聽覺所聽之「聲」和雅,則「響」也順耳的實例來譬喻「心」淨則「佛土」淨的因果「報應」關係。

  對於《奘譯》「諸善男子!是故菩薩若欲勤修嚴淨佛土,先應方便嚴淨自心。所以者何?隨諸菩薩自心嚴淨,即得如是嚴淨佛土。」(大14559c2325)的譯文,《基疏》[16] 特別指出不可解釋為:自心淨,則淨土「自成」,而是「菩薩自心清淨,五蘊假者有情亦淨。內心既淨,外感有情及器亦淨」,也就是「自心淨」→「有情淨」(眾生淨)→「佛土淨」的關係,理由是:「有情為土,本所化故」,如本文第二部份所論「諸有情土是為菩薩嚴淨佛土」(《什譯》「眾生之類是菩薩佛土」),菩薩為「成就眾生」故「願取佛國」。所以,我們配合本文第三部份所論:「行淨」(十八種「淨土之行」)→「眾生淨」→「佛土淨」的觀點,對於「心淨即使土淨」之說,應該要注意「自心淨」→「行為」→「有情淨」→「佛土淨」的關係,也就是以各種「淨土之行」令自「行淨」,亦令彼有情「行淨」(化彼同自),故說「行淨」→「有情淨」,如是共作淨行因緣的有情們將來共同生於菩薩成佛之國土,故說「有情淨則佛土淨」,不能只認為:「自心淨」則淨土「自成」。

  如此,也比較合乎於《大智度論》所引之《般若經》「世尊!云何菩薩摩訶薩淨佛國土?佛言:有菩薩從初發意以來,自除身業,除口業,除意業,亦淨他人身口意業。」以及「淨佛世界者,有二種淨。一者、菩薩自淨其身。二者、淨眾生心,令行清淨道。以彼我因緣清淨故,隨所願得清淨世界」的解釋(如本文第三部份之結論)。

  若依此「心淨則佛土淨」的主張,則將引發舍利弗問:釋迦佛「行菩薩道時,心不嚴淨故,是佛土雜穢若此」(大14559c27f.)。對於此類疑問,《基硫》則以極長的篇幅,分為八門說明「佛土義」(大381027c131032c14;同於《大乘法苑義林章》之「佛土義」大45369b374c),其要點是以「佛身有二:一、生身,二、法身。若自性身、若實受用,俱名法身,諸功德法所集成故。若變化身、若他受用,俱名生身,隨眾所宜,數現生故。一切佛土必有身居,身既有二,故土亦然。生身土通淨穢,法身上唯清淨……」等「二身二土」、「三身三土」、「四身四土」……之觀點來解釋,此與「佛身觀」的思想有關,不是本文所討論的範圍,因此不多作說明。

  此外,《基疏》引用《佛地經》之「最極自在淨識為相」為經証,如同本文第五部份將「隨其清淨自心,則有清淨諸妙功德」解釋為「八識心淨已,萬德具足,遂致作佛」(大381027a6f.),也將「菩薩自心嚴淨,即得如是嚴淨佛土」解釋為「故識淨時,佛土便淨」(大38l027al8f.)。對於此種將「心淨」解釋為「第八識淨」的看法,「淨」作「淨化第八阿賴耶識」之意,它是配合淨土行之實踐面(行淨)而非「本性淨」是正確的解釋;但是於「心性本淨」之理論面是否能不加考察地接受即是「阿賴耶識」?此問題將於下節討論。

 

八、心相無垢(心性本淨)與「非心」

  與「心淨則佛土淨」類似的說法,有《維摩詰經》「弟子品」[17] 中所引用阿含經之文「如佛所說:心垢故眾生垢,心淨故眾生淨」[18] ,並依此現象而論證「一切眾生心相無垢」《奘譯》心性本淨)之理論。瑜伽行學派(例如《成唯識論》)即引此《維摩詰經》之經文而證示「阿賴耶識」(ālayavijñāna)及「唯識性」(vijñaptimātratā)的存在(卷4P.l54;卷7p.316)。

  對此,比利時學者Etienne Lamotte不以為然。他認為:此處所說之「心性本淨」(Pure mind)應解釋:如《般若經》「……tathā tac citta acittam praktiś cittasya prabhñāsvara.……」(Aṣṭasāhasrikā, P.495, 3ff.;《小品般若》「……所以者何?是心非心,心相本淨故……」大8, 537b1319)中所主張的「非心」(acittata; Non-mind)或「是心非心」(cittam acittam; Non-mind Mind),亦即唯是「空寂心」(cittabhavamatra; purely and simply, the inexistence of thought),「有(astita; existence)、無(nastita; non-existence)不可得」,而它與「如如」(Tathata)不可分。因此,《維摩詰經》是一部純屬中觀的經典,不應將它列為如《解深密經》、《楞伽經》、《勝鬘經》一樣是具有唯心論傾向(idealistic tendency)的大乘經典(cf. LB1990, 82, 93ff.;註64LBoin 1976, LXXIII, LXXVIIIff.not 45)。

  此外,從思想史發展年代前後來說,Lamotte氏也認為:先有談論「光淨心」(Luminous mind)之小乘學派,之後才有將「光淨心」與「如來藏」、「一切眾生佛性」相結合之新出大乘經典,《維摩詰經》之編集時代則處於二者之間。所以,《成唯識論》引《維摩詰經》為經證,而建立「阿賴耶識」及「唯識性」之事是不妥當的(Cf. LB/郭1990, 93; LBoin l976, LXXVIII)。

  印順法師亦說:

《般若經》說菩提心本性清淨,不是清淨功德莊嚴,而是由於「是心非心」,也就是菩提心不可得。從心本空而說心性本淨,清淨只是空性的異名,所以龍樹的《大智度論》說:「畢竟空即是畢竟清淨,以人畏空,故言清淨」(大25508c)。一切法非法,-切法空,也就是說一切法清淨。所以本性清淨是「無變異,無分別」,也是一切法如此的。《般若經》從甚深般若──慧的立場,引部派異論的「心性本淨」,化為一切法空性的異名,是從修行甚深觀慧而來的。(印順,1989, 2021; cf. 1981, 7985

  因此,《維摩詰經》之「心性本淨」與如來藏心或阿賴耶識無關,應採取如《般若經》與中觀的思想,作「非心」、「是心非心」、「空寂心」的解釋,比較合乎《維摩詰經》的根本思想。《基硫》將「心淨」解釋為「第八識淨」,「淨」若解為淨化之「行淨」而非「本淨」是正確的解釋;但將「心淨」之「心」解釋為「第八阿賴耶識」則是屬於瑜伽行派的看法。

 

九、結 語

  根據上文對於《維摩詰經》之「心淨則國土淨」的考察,將可總結為如下幾點:

  1.「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的菩薩為「成就眾生」故,必須「願取佛國」,修行「淨佛國土」。

  2.十八「淨土之行」:行淨則眾生淨,眾生淨則佛土淨。菩薩依十八種(《什譯》十七種)「淨土之行」令自「行淨」,亦令彼眾生「才淨」(化彼同自),故說「行淨則眾生淨」。如是同行眾生(眾生淨)來生(同行斯集)菩薩將來成佛之國土,故說「眾生淨則佛土淨」。

  3.《遠記》、《吉疏》依《肇注》「淨土行之階漸說」,配以菩薩之種姓位、解行位……七地(成就眾生)、八地(佛土淨)、九地(說法淨)、十地(智慧淨)、金剛心等覺地(心淨)、佛地(一切功德淨)之菩薩乃至成佛十三階位漸次。但《大智度論》則認為「菩薩住七地中,破諸煩惱,自利具足。住八地、九地者利益他人。所謂教化眾生,淨佛世界。自利利他深大故,一切功德具足」,此與《遠記》及《吉疏》所說七地(教化眾生)、八地(淨佛世界)的區別有差異。

  4.若使《奘譯》與《基硫》,則可將「淨土行之十七展轉相」分為重述十八種淨土行之「次第展轉相」、嚴前因感淨土果(十八種淨土行→清淨有情→嚴淨佛土)、淨土成更生「轉法輪度化有情」勝果等三段。簡言之,即是十八種淨土行→清淨有情→嚴淨佛土→轉法輪度化有情之模式。這與《大智度論》中引《般若經》所說「饒益一切眾生已淨佛國土。淨佛國度已得一切種智。得一切種智已轉法輪。轉法輪已安立眾生於三乘,令入無餘涅槃」(大25652b13)的說明有相通之處。

  5.心淨則佛土淨:心淨則眾生淨,眾生淨則佛土淨。不可解釋為:自心淨,則淨土「自成」,而是「菩薩自心清淨,五蘊假者有情亦淨。內心既淨,外感有情及器亦淨」,也就是「自心淨」→「有情淨」(眾生淨)→「佛土淨」的關係。因此,「心淨則佛土淨」主張的關鍵點在於「有情淨」(眾生淨)。

  6.《維摩詰經》之「心性本淨」與如來藏心或阿賴耶識無關,應採取如《般若經》與中觀的思想,作「非心」、「是心非心」、「空寂心」的解釋,比較合乎《維摩詰經》的根本思想。《基疏》將「心淨」解釋為「第八識淨」,「淨」若解為淨化之「行淨」而非「本淨」是正確的解釋;但將「心淨」之「心」解釋為「第八阿賴耶識」則是屬於瑜伽行派的看法。



 [1])   14538c45。《吳譯》「如是童子!菩薩欲使佛國清淨,當以淨意作如應行。所以者何?菩薩以淨意故,得佛國淨」(大14520b9123)。《奘譯》「諸善男子!是故菩薩若欲勤修嚴淨佛土,先應方便嚴淨自心。所以者何?隨諸菩薩自心嚴淨,即得如是嚴淨佛土」(大14559c2325)。

 [2])   《吳譯》此五百童子皆有決應該無上正真之道,願聞佛國土清淨,惟佛解說如來佛國清淨之行。(大14520a46

 [3])   《基疏》凡土有二:一、有情世間,二、器世間。聖土有二:一、菩薩,二、寶方。合此二種,假名為土。離有情等,無別土故。由有有情,方有器界。有情成菩薩,器界變寶方。菩薩本欲化諸有情,令得出世,方便變穢而為寶方。根本不為變器成淨土,器是末故,所以今標諸有情土,是為菩薩修行所嚴清淨佛土。故俗亦言人為邦本,本固邦寧,即為於此。舊云眾生之類是菩薩佛土,文義不同,嚴淨當來成佛之土,名淨佛土,非菩薩時,已名佛土。(大381023a29b9

 [4])   《基疏》「得聖根者菩提心,得聖行者此後行」(大381023c24f.)。《肇注》「佛慧:七住所得無生慧。菩薩根:六住已下菩提心」(大38335a13f.)。

 [5])   《基疏》今有十八嚴淨土行,舊有十七,無此第三。十八番中,分之為七(若稱初四:菩提心、意樂、力行、上意樂,合為一段則成五段)。初四如文。以六度合,名「止息諸障」。四無量、四攝事、巧方便、菩提分,此之四法,名「發起」。說息無暇、自守戒行、十善業道,三名「寂靜」故。(大381024a2529

 [6])   《藏譯》:意樂(acaya)土、增上意樂(adhyacaya)土、善加行土、發起無上菩提心土(長尾198318

 [7])   《大品般若》(大8408bb);《放光》(大8136ab);《大般若》(大7411c4c),(大61035b8c),(大7749c751b

 [8])   《吳譯》菩薩已應此行便有名譽,已有名譽便生善處,已生善處便受其褔,已受其福便能分德,已能分德便行善權,已行善權,則佛國淨,已佛國淨,則人物淨,已人物淨,則有淨智,已有淨智,則有淨教,已有淨教,則受清淨。(大14520b1621

[9])     「上章雖廣說淨國行,而未明行之階漸;此章明至極深廣,不可頓超,宜尋之有途,履之有序,故說發f之始,始於直心,終成之美,則一切淨也。」(大38337a2529

[10])  《遠記》隨其直心是種姓心,種姓已上心無邪偽,故名為直。則能發行是解行心,解行發求出世間行,故名發行。隨其發行因前起後,得深心者,初地心也。初地以上,信樂愍至,故曰深心。隨其深心,則意調伏,是二地行。第二地中,持戒離過,名為調伏。故彼二地,十直心中,宣說軟心、調伏心矣。隨其調伏,則如說行是三地行。依聞修宣,名如說行。故三地云,如說行者乃得佛法,不可但以口言,得淨入諸禪等。隨如說行,則能通向,是其四五六地行,修習順忍,趣向無生,故曰迴向。隨其迴向,則有方便,是七地修習十方便慧,名為方便。隨其方便,則成生者,還是七地,發起勝行,亦可七地修無量種化眾生德,名成眾生。隨成眾生,即佛土淨是八地行,八地修習淨佛國土名佛土淨。隨佛土淨,則說法淨,是九地行。九地辯才為人說法,名說法淨。隨說法淨,則智慧淨,是十地行。十地成就智波羅蜜,名智慧淨。隨智慧淨,則心淨者,金剛心淨。隨其心淨因前起後,則一切功德淨,佛果淨也。由金剛心得佛一切淨功德矣。淨土之果,即是一切德淨所攝。(大38437b27c19

          《吉疏》問:隨其直心,終訖一切功德淨,可約位明不?答:略擬宜之。外凡初起十信,名為直心。既有信心,則應修行,故內凡夫,名為發行。初地已上,修治地業,名為深心。二地持戒防惡,名為調伏。三地依聞修定,名如說行。四地至六地,修於順忍,趣向無生,名為迴向。七地習於十方便故,能成就眾生。八地修淨佛國土,名佛土淨。九地辨才,為人說法,名說法淨。十地成就智波羅蜜,名智慧淨。等覺地,即金剛心,名為心淨。妙覺地,行願既圓,故一切功德淨。(大38930a717

[11])  「諸善男子!如是菩薩(1)隨發菩提(2)有純淨意樂,隨其純淨意樂(3)則有妙善加行,隨其妙善加行(4)則有增上意樂,隨其增上音樂(5)則有止息,隨其止息(6)則有發起。隨其發起(7)則有迴向,隨其迴向(8)則有寂靜,隨其寂靜(9)則有清淨有情,隨其清淨有情(10)則有嚴淨佛土,隨其嚴淨佛土(11)則有清淨法教,隨其清淨法教(12)則有清淨妙褔,隨其清淨妙褔(13)則有清淨妙慧,隨其清淨妙慧(14)則有清淨妙智,隨其清淨妙智(15)則有清淨妙行,隨其清淨妙行(16)則有清淨自心,隨其清淨自心(17)則有清淨諸妙功德。」(大14559c1122

[12])  《基疏》自下第二顯嚴土因所為利益,於中合有十七轉。分之為二,初之八轉,牒上十八番行之次第展轉相;有後之九轉相,明嚴土因所生勝果。此初文也。舊有十三轉,相之七轉,牒上諸番,後之六轉,嚴土所生。此中第五轉止息者,合牒前六度,止六蔽故。此第六轉發起者,合牒前四:無量、攝事、巧便、菩提分法,發起自他二勝益故。此第八番寂靜者,合牒前三:息八無暇、自守戒行、十善業道,寂眾惡故。十八番中,第十六息無暇,第十七自守戒行,嚴此二因,人無惡器。嚴餘十六因,器無惡人。(大38l026b24c6

[13])  《基疏》下有九轉,顯嚴土因所生勝果。於中有二,初之而轉,明嚴前因感淨土果;後之七轉,明淨土成更生勝果。此初文也。由嚴前因,感勝眾生,故言由此有清淨有情,離惡而修於善,此乃菩薩本所欣求,乃為如來佛土清淨,諸有情土,是佛土故。內有情界土,既為清淨,外器界出自亦清淨,以心淨故,佛土清淨。(大381026c1320

[14])  《基疏》(13)∼(17)下有七轉,明淨土成更生勝果。於中有二,初一轉能化利益果,後六轉所化利益果。此有二義:一是轉法輪義。展轉相生,故有彼情土。既有嚴淨已,便能化他,故有法教。法教既施,化生妙褔,生天人中。受勝福故,次有漏聞思修三妙慧生。妙慧生已,無漏智起。無漏智起已,生無漏行。無漏行生已,既八識心一切清淨〔心〕。既淨心已,得果圓滿,無量妙德,無不具足。如是復名嚴淨佛土。二是可施他義。彼有情土,既嚴淨已,便可以十地教而教化之。有情土淨,是十地故。法教既施,有無漏福。受十王果等種種福故,次後復有無分別慧生。無分別慧生已,復有後得智生。後得智生已,無漏行生。無漏行生已,八識心淨。八識心淨已,萬德具足,遂致作佛。此願由嚴淨土因已,感淨土果生。感淨土果生已,生此勝果。舊經此中唯有四轉,闕無妙褔妙行二種,合智與慧,而為一轉。(大381026c211027a10

[15])  「肇曰:結成淨土義也。淨土蓋是心之影響耳。夫欲響順必和其聲,欲影端必正其形。此報應之定數也。」(大38337b46

[16])  「此釋所由。諸修行者,自心嚴淨,外感有情、器土亦淨。自心不淨,何得淨地?所以菩薩自心清淨,五蘊假者有情亦淨。內心既淨,外感有情及器亦淨。《佛地經》言,最極自在淨識為相。故識淨時,佛土便淨。上來但說有情為土,本所化故,不說器界。有情土淨,器界自淨,不說自成。」(大381027a1420

[17])  《什譯》「唯!優波離!無重增此二比丘罪,當直除滅,勿擾其心。所以者何?彼罪性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間。如佛所說:心垢故眾生垢,心淨故眾生淨。心亦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間,如其心然,罪垢亦然,諸法亦然,不出於如。如優波離以心相得解脫時,寧有垢不?我言:不也。維摩詰言:一切眾生心相無垢亦復如是。」(大14541b16ff.)。《奘譯》「唯!優波離!無重增此二比丘罪,當直除滅憂悔所犯,勿擾其心。所以者何?彼罪性不住內、不住外、不在兩間,如佛所說:心雜染故有情雜染,心清淨故有情清淨。如是,心者亦不住內,不出外,不在兩間,如其心然,罪垢亦然,如罪垢然,諸法亦然,不出於如。唯!優波離!汝心本淨,得解脫時,此本淨心曾有染不?我言:不言。無垢稱言:一切有情心性本淨曾無有為亦復如是。」(大14563b25ff.

[18])  參考LBoin1976, LXXIV);LB/郭(1990, 8687)。「比丘!心惱故眾生惱,心淨故眾生淨」(大269c1213);“Cittasmkilesa bhikkhave satta samkilessanti, cittavodana satta visujjhanti.”(「比丘們!心惱故眾生惱,心淨故眾生淨」SNⅢ,p.155, 31-32; p.152, 89)。此段經文可見於梵本Ratnago-travibhaga(《寶性論》E. H. Johnston 1950年之校訂本p.67, 1-2)與Abhidharmadipa(《阿毘達磨燈論》P. S. Jaini 1959年之校訂本p.45, 19; p.78, 15; p.363, 56)中則是,“Cittasmki-lecat sattvah samklisyante, cittavya-vadanad vicudhyante.”。

  此外,阿毘達磨論典亦有引用,如《毘婆沙》(大27731b1112);《阿毘達磨藏顯宗論》(大29795b2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