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屆校友介紹

--九品蓮花

開弘法師 自拙法師 自範法師 德恩法師 天襄法師

戴良義 廖本聖 尤政義 高政哲



  有緣相逢於中華,共修共學共研法;三年雖然如駒過,所得法義道誼卻綿長。


  我們這班一共有九個人,一位比丘,四位比丘尼,四位優婆塞,個個臥虎藏龍、深藏不露。同學至少都學佛二年以上,而且大都有個人受持的行門定課。乍聽這些資歷,也許會使人誤以為我們班是嚴肅、沈悶、道貌岸然又反對學術的老參行者,但相反地,我們班不僅在學業上精進,也有許多調劑生活及辦活動的新點子。據說學長、學弟妹間多年來一直不很起色的互動關係,就在我們班的鼓動和摧化下,重現和協的生機。至於在學業方面,畢業後完成論文的共有七位。

  初入學時從學長的口中得知,佛研所的課業很重,而且由於學術研究不同於傳統佛學院的經典研究及寺院的修行生活,對於抱著為「學佛」而來選讀佛研所者,可能會帶來極大的衝擊。為了防患未然,因在我們班在第一年時推行了課業研討會,藉由不同課目有不同專長的同學帶領大家預習或複習功課。另外,我們也利用週末假日到附近的爬山、運動。雖然這兩項活動,後來因大家選修不同,或要用心的科目不同而不再繼續,同學間的情誼和默契卻也因此奠下基礎。

  就我們班而言,三年佛研所的生活,不僅增廣我們的佛學知識,開拓了我們的視野,更重要的我們也結識了許多修學佛法上的道友以及生命中難得的摯友。

個別介紹


  開弘師是來自馬來西亞的法師,生性溫和敦厚,為人謙虛又幽默,他有時會在課程沈悶時,說出令人開懷大笑的話語。法師雖然來自國外,卻說得一口流利的國語,而且閱讀古文也沒問題,這些條件,加上在巴利文上的用功,使他在研究《阿含》及《尼柯耶》時,如魚得水,悠遊自在,是楊郁文老師的得意門生。也是班上第一位完成論文者。畢業後曾任教中壢圓光佛學院,目前在緬甸禪修。

  自拙師,由於在僧團中已受過十年的培訓,個性及處事較沈穩,也較以大局著想。第一年任副班代時,除了明顯地鼓勵班上共組小組研討課業外,也儘可能做好行政部門與同學間的溝通工作。法師曾在梵文及巴利文上下過功夫,由於對於中觀的喜好,畢業論文是以翻譯及處理月稱的《淨明句論》第三品〈觀眼根等〉的教理為主。法師在佛研所所是除了個人積極寫論文申請獎學金外,及參與校外論文發表會外,也常鼓勵班上同學及學弟妹們加入這些學術活動。,目前在英國Bristol大學神學與宗教學系就讀,主修巴利文及南傳佛教。祝福她早日學成歸國,開創自己的一片天空。

  自範法師,溫文儒雅、精進向學,同時對於班上活動的參與非常積極,而且唱起梵唄時,其聲音之宏亮,班上無人可及。我們班二下主辦大專夏令營時,她就是我們早晚課主要撐場的維那師。畢業論文題目為梵本《阿毗達磨俱舍論明瞭義釋》的研究—序分為主。喜歡修行觀息法及內觀禪修,可謂解行並重的法師。將來想從事巴利經典譯注及研究、出版巴利讀本、編製印度佛教史教材等。

  天襄法師,長得莊嚴相好、和藹可親,是才女型的法師。不論做事或做學問都很認真,一絲不苟。由於這種仔細的個性,使她在學習梵藏文和日文上有很好的成績。後來法師甚至於優異的成績取得淡江大學日文系的學位。法師除了做事、治學認真外,也有很好的編織手藝。此外,法師個性率直,有時會發出路見不平的正義之聲,頗有女中豪傑的氣勢。三年級將畢業時,由於母親過逝,法師在修學觀念及方向上做了很大的調整。最後她決定回常住在行政及傳統教理上多下幾年的功夫。

  德恩法師,就學佛研所前是中文老師,所以中文造詣很好。對於學習語言,不論是經典語言(梵、巴及藏文)或研究語言(英、日文)都有畏懼,因此,第一年結束後,就少碰梵、巴利文。二年級下在因緣成熟下,剃度出家於樹林海明寺,出家後繼續完成佛研所的課業,畢業後到美國進修。
正哲是班上的老大哥,也是唯一一位在就學佛研所前就成家者。由於他有位很賢慧的同修(王慧昕)在佛研所擔任祕書,對他照顧倍至,我們常開玩笑地說他有老太爺的命,一年級時擔任我班之班代,對班上貢獻很多,二年級後由於興趣及各種因緣的轉移,少和班上接觸。目前與其同修同在美國攻讀博士。

  本聖是班上最用功,而且學術表現最突出者。他寫得一手好字,其工整的程度可以媲美電腦打字,凡是見識到的,若不稱奇。他治學的認真情況,就等同其字,絲毫都不馬虎。本聖有極佳的語言學習能力,其中尤以藏文及日文學得最好。由於他的興趣加上精進,三年級時,他即以藏文成積優異而受聘任教藏文於佛研所。他的論文也以處理藏文教材為主。畢業後除了任教於佛研所外,也受聘任教於南華大學,此外,他也在台北經續中心擔任藏文講座的口語翻譯者。

  良義談吐幽默、熱心助人,惟稍嫌懶惰,最早對語文課程豎起白旗。一年級時是班上選課最少的人,把主要的時間用在精讀阿含及受持行門功課上,經常早起拜佛、打坐。然資質淺頓,不學此道已久。他原是留美物理碩士,之後投入佛學研究行列,但總覺得學佛數年,佛在天邊之感。畢業後留所服務,將來想推廣家庭主夫制度,提倡兩性平等。

  政義是班上較特殊的同學,打從一年級起,就很少和班上同學共同活動,我們有時都開玩笑地說他像神龍一樣見首不見尾。因為我們沒人知道他真正修了那些課,有時他出席一、二次後,就失蹤 一陣子,然後又回來上課,問他到那兒去了,有時他說,有時不說,他缺課的主因,似乎絕大部份是去打佛七或參加禪七。三年級結束後,他本想找份和佛學有關的工作做,但後來因緣不足似乎沒有滿願。

  以上就是我們班上九位同學的介紹,三年求學期間,互相切磋琢磨,道業與學業展轉增上,畢業後各奔東西,有的出國留學,完成自己的理想;有的已經就業,提早投入社會的大熔爐堙A但願我們無論在何時、身居何處,都能像蓮花般出污泥而不染,芬芳溢四海。

(自拙師 執筆/ 戴良義 彙編199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