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屆校友簡奕瓴來函

-- 美國維吉尼亞大學留學分享

 

 

 

請見諒這封遲來的問候。從200776日赴美至今20083月,已8個月,很高興撐過最難過的留學第一學期,目前第二學期已開學近兩個月,這之間雖不到血淚相和流的程度,到也是酸甜苦辣各種滋味都有,為了怕英文能力不足,特別提前到UVA 參加 English for Academic Proposes, EAP,這是為即將入學的外國學生及訪問學者開辦的暑期密集英語課程。也先在台灣透過網路在Jefferson Park Avenue, JPA 1830找到暑假住宿地點,房租包含水電、網路、家具,並有一位成都女孩,UVA 化學系大二學生,謝韞詩,為我的housemate, 請一位熱心學姐先付定金租下來,以避免房東突然租給一位可以先全部付款的人,如此一到達就有落腳處,也不用擔心沒有家具等問題,從此開啟適應這令人匪夷所思的美國環境之旅。以下將分成烏龍篇、生活篇、課業篇、意外篇、人際篇,與您分享

  

烏龍篇

  我有一位很好心的指導教授Karen Lang,她來Charlottesville機場接我,還特別先提醒一定要在行李上標明清楚地址,因為Washington Dulles 機場常常將行李弄丟,所以我每次轉機時一定會親自check行李是否跟上,但沒想到行李還是丟了,就開始和航空空司聯繫,還好等了一天一夜行李就送到,這真的是"",美國第一個難以理解的就是「沒有門鈴」,在沒有門鈴的情況下,我豎起耳朵守在家,怕沒聽到敲門聲錯過行李,(這種沒有門鈴情形也造成日後接收包裹的不便)好啦,行李拿到可以開始安頓,但我卻不小心把自己鎖在門外,這是第二個讓人不懂之處,我拿到兩把鑰匙,一把開門,另一把當然是鎖房間囉,我在房間門開著的情況下試過鑰匙和門鎖,沒想到一鎖上門開不了,所有的行李都在房間內,偏偏基於安全理由也把窗戶鎖上,所以亦無法爬窗而進,那時已是晚上10點,韞師開始不斷打電話問人開鎖,我在迷迷糊糊很累的狀況下睡著,過一會醒來還聽到他在問人,一直找不到locksmith的情況下,還好有厚紙板可以鋪讓我睡在地上,當晚和韞師就開始討論起關於無常、人際關係、禪修等話題,心裡不禁想:

「難怪遇到她。」隔天去找JPA 管理者,但適逢假日沒人上班,只好厚著臉皮敲門,把管理者從睡夢中吵醒(雖然那時已近中午),經過一番遮騰,結論就是所有的房間門都沒有鑰匙,必須找locksmith 來開鎖,再經過一連串複雜的搜尋,及狠下心付了60美金,房門終於打開了。(locksmith 只花了10秒,有點不甘心60美金)

  第三天後,EAP課程開始,我也開始不斷迷路,從JPA 1830 走到UVA main campus 只要15分鐘,也可以搭公車,這麼短的距離,最高紀錄,一天迷路三次,不是找不到家就是找不到教室,Charlottesville有公車站牌,可是沒有站名,而每棟房子對我來說都長的一樣,某日晚上,(忘了為什麼天黑了我還在外面,路上也沒有路人)又迷路,只好打電話請韞師出來救我,不知為何忍不住,便坐在一家便利超商前哭泣,現今想起,實在是不智之舉,要哭應該在店裡哭比較安全。

  至於哭笑不得的,就是我帶了一個220 V的大同電鍋,既然是第二次來美國,怎麼會認為美國是220V呢?這真是令人不解。這個電鍋還是媽媽特地到大同電鍋旗艦店才買到的,而且為了這個電鍋,又帶了很重的轉換插頭電壓之類的,我一點都不敢用,因為期待可以再換回來,事隔半年經過一番協商,大同總公司答應可退回,所以媽媽便在過年時寄了一個110V的,哈哈,可是忘了寄電線....

或許會問難道美國沒有電鍋嗎?有的,他們的電鍋很有趣,就是一定要把內鍋的水燒到乾,開關才會跳起來,而大同是煮內鍋外的水,所以美國電鍋沒辦法煮湯,因為煮完會沒有湯,除非時時刻刻注意在湯煮乾之前拔掉插頭,如果煮飯,底層的飯一定焦,而且超黏鍋,大同電鍋煮的飯是不會燒焦的,最後友人在20082月幫我將電鍋帶回台灣,沒想到因為運送不當,旁邊耳朵破掉,不能換,目前媽媽正想辦法上網拍賣.......

  最後一個是我剛剛解決的難題,就是2007暑假花了很大力氣,買了一個不錯的二手餐桌,又花了很大力氣組裝,哈哈,這是第一次組裝家具,不知為什麼,其中一個用來連接桌子與桌腳的bracket神奇地掉了,怎麼樣也找不到,結果就是「不能用」,在很大的五金行也買不到,最後在2008 spring break時突發奇想去汽車修理場問,看看可不可以打造一個,兩個很好心的汽車修理員用不袗鐵片,費了好大的勁大約2個多鐘頭,打造一個類似的,中間來回喬了好幾次角度,終於可以match我的餐桌,而且還不charge 任何費用,真是太令人感動了...

  以上烏龍不算什麼,真正好戲在後頭,請看下回分曉。

 

生活篇

  

當漸漸熟悉環境後,便一邊上英文課,一邊開始找開學後住宿之處,這之間要處理買二手家具、找房子、辦電話、找室友分擔房租水電、自己煮飯、學習洗衣,什麼?學習洗衣?是的,沒有錯,但請不要誤會我是嬌嬌女,當你在一個沒有脫水機、洗衣台及沒有晾衣處的國家,洗衣就是一項技巧。

美國的洗衣機,洗衣脫水一次完成無法分開,必須算好時間,在洗衣機運轉到脫水功能時,才把手洗衣物丟入脫水,如果時間沒算准,就有趣了,再者洗衣處通常離住宿處來回5鐘,這跟台灣來回只要30秒是不一樣的,而且洗一次要1.25美元,所以都要累積一定量才划算,每次洗完衣服都腰酸背痛,因為浴室的洗手台高度不是用來設計洗衣服的,而且還要小心不能把水濺出來,因為地上沒有排水孔,不然就要蹲在或坐在浴缸旁邊洗,但這些遠比不上自己做飯麻煩,如果外食,平均一餐最少3美元,一個普通麵包(口味不超過5) 2塊美金,三美元的餐點會讓你在3個小時後馬上肚子餓,除非連續吃31美元的muffin, 但一個muffin熱量超高450大卡,也沒辦法天天吃,如果要吃一碗中國餐館的陽春麵,嘿嘿,最少8塊美金,乘上33換成台幣,就瞭解自己做飯的必要性。為了節省時間,早餐午餐都是土司夾果醬(有時候夾玉米罐頭或起司,現在有進階夾green leaf lettuce and cucumber),晚餐可以有點變化,剛到前三個月,晚餐就是水煮麵加青菜,光是這樣也很麻煩,曾經不小心煮到一種很奇怪的pasta,煮了40分鐘,那個麵還很硬,但因為便宜我買了三包,所以就變通,先把麵先泡水兩小時,結果一煮都糊了,這是什麼怪麵?還有一種更氣人的麵,不是切成一條一條,而是很長一團一團,要剪也剪不斷,而且不知為什麼鹹到像在喝海水,美國難煮的麵真不巧都買到,咳!在台灣,吃,既方便又便宜,種類繁多,況且在佛研所三年,這是一個天堂般的環境,三餐有人料理,只要走到齋堂,全世界最棒的餐點,就在那裡等你,回到家,廚房也有食物等你,在美國,從買、切、洗、煮,都要從頭自個兒來,之後還要清理廚房和洗碗,連買什麼牌子的調味料都要學,當我沾了一口看起來像是龜甲萬牌子的醬油,立刻忍不住吐掉,天哪∼這是什麼東西?怎麼連醬油這樣的小事也要去煩?在暑假某日傍晚,和一顆非常大的cabbage奮鬥時,忍不住哭了,因為那顆cabbage很厚,切好幾次都切不下去,偏偏那天剛做完寫作測驗,手超痠,肚子又很餓,那時後心裡想的就是:「為什麼要處理這麼麻煩的事情∼∼難道開學後還要天天這樣?」可能那時就是感覺很挫折吧,現在想起來,完全就是因為在台灣被媽媽和佛研所的義工菩薩照顧得太好,落差太大了,其實做飯真的是一件很有學問的事情,從選食材、調味料、切工、火候、時間等,有太多細節重點要注意,難怪有專門的廚藝學校!經過數個月以來的摸索,現在大約可以做出三道可以吃也可以看的菜,而且知道了炒和炸的差別,炒就是油少一點,炸就是油多到食物可以浮在上面,但還不太清楚要炸到什麼時候食物才會熟。如果你以為我因為吃不好而變瘦,那就大錯特錯,開學後較無法自己煮飯,外食機會增加,外加心情不好狀況增加,吃甜食,我便像吹氣球一樣胖起來,胖到不成人形....連指頭都胖胖的.....

除了做菜以外,生活上最不能適應的就是要處理重要的雜事,例如辦手機,通常是合夥找人一起辦family plan較划算,individual plan最低一個月30美金起跳,任何的plan都要綁約兩年,還必須付deposit 150美金到500美金不等(因為沒有credit history)以及activation fee 100美金,所以要精打細算去比較各家不同plan,沒想到在我審慎選擇下,居然選到全美惡名昭彰的電話公司,將我的plan搞錯,cancel 掉這家電話公司後,就開始長達半年的時間不斷去溝通要回deposit refund,過程曲折惱火費時,順便訓練平心靜氣處理過錯,後來請當地美國人,Bill的太太申請別家,就免去activation fee and deposit,但最低每月一定要付35美金,有300分鐘可用,超時及收/傳簡訊另外算錢,最妙的就是即使是別人打給你,也要算在這300分鐘內。

另外像是辦保險、修理水電、郵政事務等,處理過程中,一定都要先和機器對談一分鐘以上,再經過莫名其妙的轉接,才有辦法和一個真正活生生的人,去處理要解決的事情,外加個人英文能力還不足以馬上聽懂對方的說明,過程就會更加有趣,曾經在和網路公司客服人員詢問中,我因為沒聽懂一個關鍵字,「jag(牆壁上網路孔插槽),對方很生氣得叫我去找一個會英文的人來,這樣就可以solve this problem within 2 minutes. 有些情況是我連中文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也不曉得要key in什麼樣的關鍵字在漢英字典裡面,還好最後都找到方法解決。唯有買二手家具處理上算是勉強可以的,在台灣唯一買過的家具就是檯燈,對,沒錯,連碗都沒有自己買過,現在小到筷子大到床鋪都要自己找,因為新的家具霹靂無敵貴,所以要常常透過網路注意是否有moving sale and free stuff.,在一個半月之內開學之前,將所有大小家具從JPA搬到新apartment in U-Heights,很幸運地中間得到很多人的幫助。

寫到這,不禁感到,在台灣,身邊的家人朋友,真得幫我cover很多生活上的事情,我從來沒有想過原來「生活」是一件很需要花時間花心思的事情,這裡面有一些我看不起的「小事」,在美國卻變成讓我惱人的事,當看到大妹妹從台灣寫信提到:「關於你是生活白癡的事,你就大大方方的接受吧!」,一種又好氣又好笑的感覺油然而生,其實,這都是很好的鍛鍊,雖然當初遇到一些狀況很無語問蒼天,至少最後大致上都沒有問題,而真正最大的挑戰和壓力,是課 業。

課業篇

UVA大小圖書館約有17座、5座大型的GYMstadium、美術館...等諸多軟硬體設施,(回到一座有游泳池的學校我很開心,但只去過一次,因為太忙) 像是一座大學城,中間穿插其他機構、住宅區、購物中心等,校內大小社團約600個,宗教系佛學領域,三大傳承的教授都有,並有其他系所的課提供相關領域學習,像是在East Asian Language Literature and Culture有口語藏文課。一人最少修9學分三門課,為了使第一個學期as easy as possible, 在暑假便開始和系上學長、教授們請教選課問題,研究生選課有一定的規定,外加上教科書昂貴的情況下,早拿到used text books可省錢亦可先預習,課程性質大略可分seminarlectureseminar的課都很嚇人,包含很多reading,有的甚至one book per week,而且小班制,lecture性質的課人數較多,但reading load一樣重,難怪老師在台灣就先提醒我不要選超過兩門seminar的課,什麼兩門?我只敢選一門!研究生如果要選大學部的課,必須經過該授課老師簽名同意,旁聽那門課,而從選Research Selected Topic拿到學分,經過一連串諮詢,最後我選了 Literary Tibetan V, Research Selected Topic +大學部Zen Buddhism, and Chinese Family and Religion.

暑假英語課程結束,我得到很好的成績,但這個好成績是和一群international students and visiting scholars 上課中得來的,當我開始和English native speakers一起上課時,唯有痛苦挫折二字了得,沒有一堂課是100%聽懂,普通而言整堂課聽懂50-60%,最好時60-75%,最慘時0-20%Literary Tibetan,每次上課膽顫心驚,UVA語言課上法是指定一段內容,所有人都要翻譯,所以自己會報告哪一段根本不知道,而且教授Krutis Schaeffer選的文本,95%是之前沒有任何中英文翻譯的,內容涵蓋非佛學領域,(突然覺得在台灣讀廣論和四家註很幸福,雖然那時還覺得四家註難讀),本身藏文難,已經不懂第一層,課堂上沒辦法完全聽懂老師最後的英文解釋,是第二層,我在翻譯上做兩層工作,先去writing center修翻譯出來的英文文法,因為希望至少老師同學聽懂我報告的英文,這樣才比較可能知道我的藏文錯在哪,但重點還是在藏文部分,通常我報告後會得到一片silence,就是一片寂靜,這常讓人覺得尷尬,但這個比不上聽不懂老師解釋或同學報告痛苦,為了減少尷尬,在下課後,和老師另外約時間再次確定翻譯內容,或者問同學,很幸運,這些同學都很好願意幫我,也和從北京中央民族大學來訪的藏文語言學者Tsewang請教,妙的是有時Tsewang Krutis會有不同看法,有些內容牽涉到印度典故背景,如果融合在詩裡面,就更難讀,這讓我懷念起研所常常可遇見格西或漢藏班法師的日子,因為不可能每次都問同學,大家都很忙碌,而在研所一有不懂問題,很快就能解決。再者,這些同學的藏文能力都很好,有些人本身就已經先在西藏研究領域拿到學士碩士學位,有的曾去拉薩學過,都會藏文草寫還有口語,現在認為,研所的語言要求是非常有其必要性,在UVA宗教係遇到的人,西方宗教也一樣,英語不算之外,每個人都是會至少2-3種以上的古典語言或是現代研究語言,那是最基本的工具。最後學期末和教授討論final exam時,Krutis說我有進步,這堂課我拿了A minus.  

Research Selected Topic +大學部Zen Buddhism的教授是Paul Groner,這堂課壓力也不小,主要是因為Professor Groner 是當初繹勳老師的指導教授,我很害怕這堂課沒修好會讓繹勳老師尷尬,(曾經因為擔心這個問題一整個晚上都沒睡好)Professor Groner是位非常好、非常幽默外加喜歡開我玩笑的老師,他如果跟別人介紹我,就說我是他的granddaughter,因為繹勳老師是他的daughter,然後he never stop teasing me, 但基本上,he is very nice. Actually, I appreciate his patience and understanding towards an international student. 這門課我要參加discussion section, all 3 exams, and hand in a final paper. discussion section就是課後小組討論,由PhD program 的學生當teaching assistant ,TA,,帶領,像這樣類似台灣所謂通識教育的課程,會有100200位學生不等,在這堂上課時間之外,大約20人一組要選時間參加 discussion section,通常我比較聽得懂TA問的問題也能夠回答,每次聽不懂的就是美國學生問的問題,反正根本上就是英文還不夠好。Professor Groner選的教科書非常好,老實說,要不是有佛研所的基礎,一下子要看懂這些指定書,真得有點困難,(這時就會覺得這些美國大學生很幸運,也覺得他們很厲害,這麼早就可以接觸到這些閱讀材料)其中一本談到中國佛教禪宗有patriarch lineage 的原因及南北宗之爭,讓我看到在台灣覺得很習以為常的觀點,其實有另一不同面向可以探討。而這3 exams,呼∼每次只有一小時15分鐘,有8題簡答2essay questions, 回答essay questions大致上長度要一整頁A 4,每次都寫得兩手發汗,好險成績都還可以。我 final paper的題目就是一股衝動,想到清代玉林國師傳記,哈,不瞞你們說,因為印象中,小學時看過電視節目「再世情緣」乃有關玉林國師傳記,結果找資料時好痛苦,因為資料太少,why?我這個笨蛋,清代之前的禪僧,學者們都還沒研究完,清代的研究當然少啊~~透過skype email 到台灣向淑雅、以儒學長求救,學長們很好心地幫我找到一些,Professor Groner 說他應該給我一棒,就像禪師打弟子一樣,黃老師要我記取這個教訓,然後我一邊很痛苦地在有限資料中搜尋,一邊請人幫我修改英文文法,此人乃Bill中學同學,會拉丁文、希臘文,所以能精準地跟我解釋不同英文字的用法,在winter break時,美國同學們都放假回家或去玩,我就是不斷寫Zen Buddhism 還有另一門人類學報告,其實已經遲交了,(順帶一提,在佛研所,期末報告是寒假或暑假完交,但在UVA是期末立刻就要交,也就是學期中要應付一堆reading又要同時寫final,天哪∼)終於在2008開學前交出,Professor Groner給我詳盡的建議和指正,尤其當我一看到評語中有「fine effort」 立刻喜極而泣,第一個想法就是:「老師∼∼我沒有丟臉~~」,∼∼鬆了一口氣,這堂課拿了A.

第三門是Anthropology department 所開的Chinese Family and Religion.,授課教授為John Shepherd,一位旁聽的台大博士班學生說這位教授是台灣非常有名的人類學者,Professor Shepherd 很多的研究及filed work 都在台灣,本身人也很好很開放,本來大學想填台大人類考古,沒有唸成念到財務金融,現在居然有機會在國外學習自己國家的文化,嘿嘿∼別以為自己來自台灣,就瞭解台灣文化,什麼?你覺得很奇怪為何將台灣放在Chinese Family and Religion?我問過John,這和政治無關,和文化淵源有關,有趣的是,課堂上有一個美國學生不甚滿意教授舉太多台灣例子,他認為既然講Chinese ,應該多談談北京 上海 西安這類地方,anyway,關於台灣和中國,將在人際篇分享。  

這門課的主題並不難,但是作業很費時,要交兩次take home exams,只要看到take home exam 就知道不會好過,題目是compare and contrast 不同reading materials 之間的觀點,換言之,如果沒有看完看懂指定書目是寫不出來的,再加上one final paper,呼∼∼真是有夠多,話雖如此,這堂課會讀到很多國外學者對於台灣、中國、香港等文化現象的探討,連五子哭墓的內容都可以分析的頭頭是道,也因為這堂課,才知道原來擔心沒有兒子以及死後為鬼,對於整個中國文化圈,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well, you know, 我接受佛教觀點,所以我不會覺得我死後沒人祭拜一定百分之百當鬼)而女性必須藉由婚姻得到列入男性家庭祖宗牌位的資格,才能避免這個慘劇,(在台灣一直搞不懂為什麼男生可以拜,女生不能拜)而在Canton Delta的女性,透過蠶絲業獲得經濟獨立自主的機會,而可進行delayed transferred marriage,簡言之,就是雖嫁入夫家,但買另外一個妾代替她履行妻子責任,如此能避免婚姻帶來的束縛,同時得到往生後也有人祭拜的權力,當我一接觸這段內容時,就更能理解為何爸爸這麼焦慮沒有兒子,另外即是當初反對我念佛學的心態。後來課程進行到佛教成為普遍信仰之一時,我請問John,既然信仰佛教,又為何如此擔心往生後沒人祭拜的問題?that is contradictoryhe said: people are contradictory everywhere. 哈哈∼∼這真是太妙了。final 寫一篇有關喪禮儀式的報告,又發現許多更有趣的contradiction,最後,這堂課拿A minus,現在想起來覺得有點扼腕,如果時間上再運用更有效率一點,作業再寫得好一點,或許可以拿A,教授其實對我已經很好了,他大概看我上課有發言又是國際學生的關係,雖然報告寫得不怎麼樣,英文又諸多錯誤,還是給A minus

. 整體而言,UVA是一個學習上很棒的地方,會看到和佛教相關領域的學科開在不同的系所,art history, anthropology, psychology, Asian language literature and culture...等,順帶一題絕佳圖書館服務,如果要借的書沒有,可以透過免費的inter library loan 從全美或其他國家有這本書的圖書館借到,如果是期刊論文,是對方scan下來寄電子檔給你,另外也會遇到很多優秀的人,有時面對這些厲害的同學,難免會有一種望塵莫及之感,為此經過一番心裡調適,在台灣的朋友鼓勵將焦點放在自己是多麼幸運來到這些人身邊,跟他們一起學習,留學本來就是脫離台灣舒適範圍擴大自己boundary 的過程,要不斷focus in 目標,而非focus out 挫折的情緒。第一學期,我選的都還不是真正的難課,卻還是有一種爬過來的感覺,在台灣努力就可以在一定水平,在美國讓人感覺是要努力不要最後一名,好想念台灣,本來想2007聖誕假期回去一趟,但媽媽說不准,她說:「即使機票錢是家裡出,however, if you cannot bear to be away from home in such a short time, how will you bear to be away in a longer time in the future? 」 大妹妹說:「幹麻回來?回來沒有意義,想想大陸人準備GRE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 ,留學前半年是最會想家的,撐過這段就好了。」對啦對啦,我很草莓族,先跟你們承認,面對家人的態度,心不甘情不願把機票24小時內cancel掉,那時難過不能回家的心情大概花了兩個禮拜調適,現在回想起來,they are right

意外篇

~~這個意外,使多姿多慘的上學期又添上一筆,2007105日,從公車上摔下來,嚴重扭傷左腳踝,用柺杖六個星期,走路一拐一拐一個月,20082月,可以正常走路,但是,沒辦法正常跑,可以一拐一拐地跑,現在左腳踝還是有點腫,這真是很無語的一件事,在台灣登山攀岩打球跑步都沒受過這麼嚴重的傷害,居然會從公車上摔成這樣,不過,老實說,這件事有點活該,因為沒有mindful,而真正原因是我的偽善吧,公車到家時,有一位朋友手上提很多東西,我手上也很多東西,基於客氣,問對方需不需要幫忙拿,但因為不是真得想幫她提東西,所以我不是停下來問,是一邊轉頭問,一邊下公車,所以踩空,整個人摔倒,當時痛到一分鐘之內沒有辦法動,好險laptop在包包內沒摔壞,不然更慘,一位好心人士和朋友把我扶回家,短短10分鐘內,左腳踝腫成一個拳頭大,立即冰敷,上網查詢,發現好像屬於高級扭傷,隔天Bill 太太Robia很好心地帶我去UVA Student health center,醫生立刻要我去UVA hospital do X ray.,從此開始我一連串整個學期的不便,和保險公司洽談理賠等過程,因為腳傷一直沒完全好,便考慮進行physical therapy 和針灸,美國的醫療真是貴的"有意思"physical therapy 最低起跳100美金,針灸98美金,當我一聽到這些價錢,就和對方謝謝再聯絡,為此,我重新檢討從赴美生活以來所發生的不便,大部分都和我不夠仔細小心、不夠注意當下有關,外加個性急躁,便會狀況頻繁,腳傷一事,也讓我去看回和人的關係,嗯,這是一個很好的教訓。(20082月底,經過再三掙扎,我還是去做了一次physical therapyoh~~ the therapist just taught me simple exercise but charged me at least one hundred bucks~~ "interesting" )

人際篇

隻身異地,很幸運得到許多不同人幫助,不同民族的人給我不同感覺,普通而言,美國人和善富有幽默,見面一定會說 how are you doing or how are you,雖然那只不過是say hello,其實還滿有人情味的,在表達上誇張一點兒富有表情,再加上一起修課的美國同學,和他們請教問題都願意回答,雖然因為英文還不夠好,沒有辦法和他們成為非常好的朋友,或者聊得很起勁之類的,但如果有party,會邀我參加,有的比較好的,會一起去gym or play racquetball (在我腳受傷之前),我還在圖書館找到一個volunteer language partner,她特別會糾正母音發音,是美國心理系大三學生。遇到最多的亞洲人來自中國大陸,其他則為南韓、日本、印度,以及少數西藏人,韓國學生很多人修中文課,知道我會中文,會喜歡跟我說中文,台灣人有台灣同學會,不知為何,和台灣人不是特別熟,可能是不常碰面的原因吧。會遇到西藏人是因為在宗教系認識從中國來的西藏訪問學者,間接認識其他來自中國大陸或印度、尼伯爾的藏人,西藏人給我的感覺特別親切,他們彼此之間也非常幫助剛到美國的藏人,來自北京的訪問學者Tsewang教我藏文草寫,現在我的新室友20082月底剛到,是成都西南民族大學訪問學者,住在我樓下的鄰居在UVA colloquial Tibetan 20089月我會修他的課。

   插撥一下基督教,Christians have many outreach projects. 教堂常常幫助留學生,每週固定不同discussion group練習英文,去你家,送你聖經,一起討論上帝的偉大,知道你剛來人生地不熟,送免費家具、邀請晚餐,很多中國留學生參加教會活動,姑且不論要不要信仰基督教,這些方式都能讓身在異鄉的學子對教會很有好感。Charlottesville 有一個藏傳佛教中心,屬覺曩派,我沒去過,但這個星期很可能會和此中心的堪布見面。

   相處起來最有意思的,是大陸人。大陸人聽台灣藝人的歌,看台灣綜藝節目,都比我還要熟,大陸學生的活力、創意 、執行力, 展現在UVA角落,中秋,辦晚會,過年,辦Spring Festival GalaChinese Student Scholar Society可能是UVA社團人數前三名,平常每週四有Chinese Corner,讓人練習說中文,週六有Encyclopedic Forum 讓不同領域的人介紹其專業,20083月不知為何又要來個China Day,大陸政府支持出國的學者也在UVA,不論在哪,都可以碰到大陸人,well,對於30以上,要說中國人,對於學生,說大陸人,他們覺得OK,結論就是,說中國人是最沒有問題的,但是,台灣和中國,不可以寫在同一個黑板上,如果寫在同一個黑板,大陸學生會抗議,因為這樣代表台灣獨立,所以要寫中國大陸和台灣,因為台灣是個島不是大陸,如果覺得這很無聊,那我告訴你,當常常碰見大陸人要我從嘴巴說出台灣是中國一部份時,這就不無聊,可是呢,如果不要談誰是誰一部份,大陸學生或學者對我是很好的,幫忙搬家、買菜、邀聚餐、解決其他生活上的問題,personally, they are nice.

    沒錯,台灣的確share 部分中國文化,我的祖先、外公來自中國大陸,我去過中國三次,覺得那裡是個旅遊很棒的地方,that's it, it does not mean that China is my hometown. Whether Taiwan is independent or not is too complicated to say, but, I am from Taiwan. China, for me, is another country.

    再說說中國人對西藏的觀點,不用說,他們也認為西藏是中國一部份,但吃驚的是,大陸人並不知道當初中共是如何侵略西藏,然後還要說達賴喇嘛搞分裂祖國,聽到這種觀點,真得很啼笑皆非,大陸人不知道中國對西藏的迫害,就像日本人不知道南京大屠殺一樣,有一次我真得忍不住,直接當著幾個大陸學生面前,問:「當初蒙古征服俄羅斯建立欽察汗國,那俄羅斯是不是中國一部份?說穿了,A 軍隊強打下BB就是A一部份,大陸媒體不斷報導台灣政府不接受熊貓,卻不會報導台灣的NPO NGO是如何援助中國大陸水災、蓋學校,為何不想想他們認為搞分裂的人,為何能得到諾貝爾和平獎?」當然,這中間,還加了一些溝通技巧,沒那麼直接,所以大家還是朋友。根據大陸學生、學者的回應,從19世紀末以來列強的侵略和欺壓,讓中國人覺得中國一定要強大,如果台灣不回歸中國,台灣就會成為其他國家控制的橋樑進而侵略中國,中國要擴張領土,如此才能更強大,這樣走到哪裡都能揚眉吐氣。~~這些想法,有趣吧~~

   撇開政治立場不談,大陸大學生、研究生、學者,積極踏入國際市場,這是一股巨流。

結論

200776日,在桃園中正機場第二航廈,進海關時,終於忍不住哭出來,海關人員跟媽媽說要讓我自己進去,他們大概看我哭得西哩嘩啦的,就原諒我一直找不到護照,哈∼∼留學之旅,首先面對愛別離,在美國想家想朋友、學業、生活上的狀況,都是當初沒想到的事,但這些都只不過是邁向進一步學習的過程,要得梅花噗噗香,本來就是會有一些考驗,我這個被寵壞的人,需要多多磨練,真正困難的課和論文還沒有到,我會繼續努力,感恩研所每位師長、同學的鼓勵,學業上碰到關卡很難過時,就將畢業光碟拿出來看,或把之前老師們鼓勵的話拿出來溫習,如果沒有研所的支持,就不可能有這個Golden Opportunity UVA 唸書,感恩所有十方大眾、義工菩薩對我在研所唸書時的照顧,和指導教授Karen Lang 討論過,預計2008年底完成MA課程後進行一個非正式的口試,繼續進入PhD program,這也是一個學習接受的過程,接受所有在這條路上發生的所有事情,學術學位有它的侷限性,但絕對有它的必要性,如果沒有奠基在一定的基礎,又要如何擴展?感恩所有學習的因緣,最後分享從Secret 一書的句子為結:Life is rich, go for what I really want. Everything in the universe is energy. I am the manager of my own thought. I am here to create the world around me I choose.

 

敬祝法喜充滿

 

奕瓴 合十

March 5th, 2008, at U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