貫休與唐五代詩人交往詩淺談

貫休與唐五代詩人交往詩淺談

羅宗濤
佛教與中國文化國際學術會議論文集下輯
1995年07月出版
頁715∼734


715頁 一、引言 禪月大師貫休(八三二∼九一二)是晚唐著名詩僧,兼工 書畫。他能山居清修,精進不已﹔又能和光同塵,涉足繁華 都會,周旋於王公貴人之間。他既是出家沙門,又是著名詩 人,他在詩和僧兩者之間找到了適當的平衡點。在他的晚年 ,他巳將自己的詩作編為《西獄集》,圓寂當年,弟子曇域 更增編為《寶月集》但皆已亡佚。《全唐詩》存其詩十二卷 ,約七百餘首,其中逾半是和朋友交往的詩篇。今只取其與 唐五代詩人交往的作品略加探討。 貫休和唐五代詩人的交往詩可大別為三類﹕第一類是他 追懷前輩詩人的作品﹔第二類是他贈送同時代詩人的作品﹔ 第三類是同時代詩人贈送或追念他的作品。基本上,這三類 作品大都可以從吳汝煜主編的《唐五代人交往詩索引》查到 。(註1)。前兩類《索引》收入A類,第三類列為B類。《索 引》在貫休名下的A類收的是貫休追懷前輩和贈送時人的一 切作品,凡贈詩對象,在《全唐詩》中存有作品的,都標上 ※號,極易檢索。但在方便之餘,仍當留意兩點﹕其一,《 索引》難免有疏誤,例如貫休有<觀李翰林真>二首,《索 引》以為李翰林名真,事實上「真」是「寫真」,亦即畫像 之意,二詩是貫休觀李白畫像所題,與另一詩人李真無關﹔ 又如《索引》收有<送崔峒使往睦州兼寄薛司戶>一詩,但 崔峒是大曆十才子之一,貫休不可能送他往睦州,《全唐詩 》卷二六三作嚴繼詩是正確的,這應該特別注明其時代不相 關聯,以免誤導。其二、當時許多詩人的作品沒有流傳下來 ,《全唐詩》無從收入,但當我 716頁 們細談貫休的贈詩或和詩的內容,就可知對方亦為一詩人, 這種情形很多,不能疏忽。所以《索引》一書雖然給予不少 便利,然而細讀貫休詩作,還是最重要,不可或缺的基本工 夫。 二、追懷前輩詩人作品述論 這類作品共有十九首﹕ (一)<續姚梁公坐右銘,並序> (《全唐詩》九三二三頁) (註2) 根據<序文>,貫休先讀到白居易的<續崔子玉座右銘 >(註3)後來又見到姚崇、卞蘭、張說、李邕的作品,心甚 愛之。「一日抽毫,遂作續白氏之續,命曰<續姚梁公座右 銘>一首」。明明是續白之作,卻題為續姚之作,以姚崇續 作先傳,不知何故﹖貫休此首凡六十八句,以四言為主,雜 以五言、六言,其內容與崔作、白作一脈相承,都在勸人行 善。 (二)<讀玄宗幸蜀記>(九三四九頁) 從歷史中獲致教訓,最後歸結到「因知納諫諍,始是太 平基。」 (三)經<孟浩然鹿門 居>二首(九三五二頁) 五律二首,慨歎詩人寂寞。 (四)<觀李翰李真二首>(九三三八頁) 五律二首,一首表達對李白的景仰,一首稱讚無名畫家 筆下傳神。 (五)<讀杜工部集二首>(九三三九頁) 五律二首,一首盛稱杜甫筆參造化,成就逾古人。恨不 與之同時。一首感慨杜甫命薄。 (六)<覽皎然渠南鄉集>(九三九七頁) 以五律稱美皎然的成就,以及眼光,羡慕他有顏魯公這 種益友﹔也深自期許自己詩作之「清」,可上進皎然。 (七)<笑靈一上人> (九三一九頁) 五言十二句,謂其聲名可擬慧遠,盛稱其「經論傳緇侶 ,文章遍墨卿。」能兼顧佛理與詩文。最後言寺院繼已傾圯 ,但其成就當入僧史而傳之不朽。 (八)<讀顧況敖行>(九三一六頁) 717頁 以七言為主,而雜以一言與三言句。欽佩顧況歌行之生 動怪奇。 (九)<觀懷素草書歌>(九三三五頁) 以七言長篇歌行豔稱懷素之草書。 (十)<讀孟郊集>(九三四三頁) 以不甚嚴謹之五律表達對孟郊詩歌成就的崇敬,以及身 後寂寞的深切同情,並以為自己將來,亦將如孟郊受到世人 的冷淡相待。 (十一)<經費隱君宅>(九三四○頁) 費隱君是費冠卿(註4),冠卿元和二年(八○七)登進士 第,聞母病革,馳歸,而母已卒,遂不仕而隱居九華山。貫 休經其舊宅,乃興歸思而賦五律。 (十二)<覽姚合極玄集>(九三九七頁) 姚合編《極玄集》,選錄王維至戴叔倫二十一人詩共百 首(今存九十九首)(註5)。貫休以五律表尚友先賢之意。 (十三)<讀賈區賈島集>)(九三九九頁) 以五律表達對賈區、賈島失意的同情,並舉出二人詩歌 的特色是「冷格」。可惜賈區的作品今已失傳。 (十四)<讀劉得仁賈島集二首>(九三四○頁) 五律二首,每首皆兼寫賈島與劉得仁二人。既讚美二人 詩作,亦同情其困阨之遭遇。最後寫出自己亦是苦吟詩人。 (十五)<懷劉得仁>(九三四三頁) 以五律抒寫對劉得仁懷才不遇的感傷。 (十六)<懷諸葛覺二首>(九三五四頁) 其一云﹕「諸葛子作者,詩當我細看。求山因覓孟,踏 雪去尋韓。……」自注﹕「遇孟郊、韓愈於洛下。」又注云 ﹕「諸葛云﹕思牽吳岫起,吟索剡雲開。」又注云﹕「諸葛 曾為僧,名然,有詩云﹕到處自鑿井,不能飲常流。」據此 ,則諸葛覺作品雖不存於《全唐詩》,但其為元和詩人無疑 。 從上舉詩約略可以看出以下各點﹕ 1﹒貫休從姚崇、白居易諸人,吸收的只是做人道理,無 關乎詩歌創作理論。 718頁 2﹒對唐玄宗,貫休只將他看做一個君王,而認為君王應 該納諫。 3﹒對懷素只是稱美其草書而與詩歌無關。 4﹒對費冠卿,貫休並不特別注意他的作品,只是受他母 喪不仕的行為所感動。 5﹒貫休所仰慕或同情的詩人有孟浩然、李白、杜甫、皎 然、靈一,顧況、孟郊、姚合 (以及《極玄集》中所 選的從王維到戴叔倫二十一位詩人)、 賈島、賈區、 劉得仁等。貫休熟悉而且深深贊賞這些人的作品﹔易 言之,這些人的作品應該是他主要的學習對象。 三、贈送同時代詩人作品述論之一 這埵C舉的同時代的詩人,是在《全唐詩》中存有作品 的詩人,其次第略依《唐五代人交往詩索引》。 (一)方干 1﹒<懷方千張為>﹕謂二人因不遇而隱遯 2﹒<贈方千> (九三四五頁)﹕謂其弟子李頻已登第, 而方千則猶灌園、垂釣、作詩而隱於海介。 3﹒<春晚訪鏡湖方千> (九四○七頁)﹕ 寫方千隱居生 涯。 (二)高蟾 <避池寄高蟾>(九三八九頁)﹕寫避亂之生活情況。 (三)許棠 <聞許棠及第因寄桂雍>(九四一九頁)﹕苦吟詩人許棠 久困場屋,歷二十餘舉,至懿宗咸通十二年(八七一)始登進 士第。貫休為詩申其慶賀之意,並以之鼓勵桂雍。 (四)王建 1﹒<少年行>三首 (九三○五頁)﹕ 七絕一首,五絕二 首。當前蜀前主王建面誦近作,言貴族子弟的無知、 跋扈與奢豪。 2﹒<大蜀皇帝壽春節進堯銘舜頌二首> (九三二五頁) ﹕在申賀忱之外,更期盼王建能戒慎恐懼,以天下為 公,而以堯舜為楷摸。 719頁 3﹒<大蜀高祖潛龍日獻陳情偈頌> (九三二五頁)﹕王 建稱帝前,貫休干謁之作。詩題蓋後來重擬。 4﹒<壽春節進> (九三九二頁)﹕王建登基後作,有致 君堯舜之想。 5﹒<壽春節進祝聖七首> (九四○三頁)﹕祝賀之中包 含許多建言與盼望。 6﹒<蜀王入大慈寺聽講> (九四○八頁)﹕很像唐五代 俗講的開讚。 7﹒<蜀王登福感寺塔三首> (九四○八頁)﹕也很像俗 講的開讚。 8﹒<大蜀皇帝潛龍日述聖德詩五首> (九四一二頁)﹕ 頌讚之餘包含了殷切的期望。也像俗講的唱辭。 9﹒<陳情獻蜀皇帝> (九四一三頁)﹕蓋初謁王建之作 ,稱美蜀境平靖,王建禮賢。詩題當係後來重擬。 10﹒<壽春節進大蜀皇帝五首> (九四一三頁)﹕係俗講 的讚頌。 (五)王貞白 <送王貞白重試東歸>(九三五九)﹕昭宗乾寧二年 (八 九五頁) 王貞白登張貽憲榜進士。發榜後,物議紛紛,詔翰 林學士陸扆重試,貞白仍中選。是年六月昭宗因亂出奔南山 ,七月李克用迎還京師。貫休詩即記以上各事。 (六)王滌 <寄王滌>(九三二○頁)﹕寫己在梅雨季節中,感到寂 寥,而思王滌來訪。 (七)王棨 <干霄亭晚望懷王棨侍郎>(九三八六頁)﹕秋景堪描, 對景思人。 (八)王鍇(註6) 1﹒<秋居寄王相公三首) (九三四八頁)﹕秋日清靜,歡 迎王鍇來訪談玄。 2﹒<酬王相公見贈> (九四一一頁)﹕王鍇尋訪貫休不 遇而題詩,休步韻答之,言己清修之意。 (九)王轂 <送王轂及第後歸江西>(九三一七頁)﹕王轂久困場屋 ,至昭宗乾寧五年(八九八)始登進士第,貫休作五律申賀。 720頁 (十)張為 1﹒<懷張為周朴> (九三一三頁)﹕這二人「詩好人太 癖」,故「一生常在寂寞中」。 2﹒<懷方千張為> (九四三二頁)﹕見(一)之1﹒。 3﹒<懷周朴張為> (九三四六頁)﹕寄書不達,關心二 人生涯。 (十一)張道古 <悼張道古>(九四三七頁)﹕張道古好直諫而兩度遭貶 ,前蜀武成元年(九○八)卒於驩州,貫休以七律悼之。 (十二)張格(註7) 1﹒<酬張相公見寄> (九四一一頁)﹕張格有<寄禪月 大師) 七律,盛稱貫休之詩、書、畫,並邀其來訪﹔ 貫休步原韻中謝,並勉其當效法前朝名相蕭倣與蔣紳 。 2﹒<繡州張相公見訪> (九四三七頁)﹕張格得罪,貫 休勉其禮佛。 (十三)毛文錫(註8) <和毛學士舍人早春>(九四○二頁)﹕以二十四句五古 描寫毛文錫生活中的茶、藥、琴、詩,寫來甚為細緻生動。 (十四)盧延讓 <懷盧延讓>(九四○七頁)﹕原注﹕「時延讓新及第。 」按、延讓及第在昭宗光化三年(九○○),貫休對其一第得 來不易深表同情。 (十五)吳融 1﹒<晚春寄吳融于競二侍郎> (九三六九頁)﹕年老而 懷舊。 2﹒<送吳員外赴闕) (九三七六頁)﹕吳融於昭宗乾寧二 年 (八九五) 因事貶官,流寓荊南,翌年召為左補闕 ,貫休作五律送之,認為此事意義重大。 (十六)李頻 1﹒<聞李頻員外卒> (九三七二頁)﹕惋惜李頻任建州 刺史不久即物故。 2﹒<秋寄李頻使君二首> (九三八一頁)﹕讚美李頻清 高而憂民,並擬到各天時造訪。 721頁 (十七)李祐 <贈李祐道人>(九三五七頁)﹕寫李祐耽酒,又謂有緣 而相會。 (十八)韋莊 1﹒<和韋相公見示閒臥> (九三七二頁)﹕五言排律四 十句,描寫韋莊的生活情形,詳細而鮮活。 2﹒<和韋相公話婺州陳事> (九三七八頁)﹕言往事不 可復。 3﹒<酬韋相公見寄> (九四一○頁)﹕感謝韋莊在處理 政事之餘,還時時寄詩問訊,並謂時光不再,宜及時 悟道。 (十九)韓偓 <江陸寄翰林韓偓學士>(九三七二頁)﹕自言生活清閒 ,因寄新詩學益友,問其詩味如何。 (二十)胡汾 <寄西山胡汾>(九三六○頁)﹕胡汾隱居洪州西山,獨 自灌園,貫休與之未曾謀面而已引為同道,盼望相會晤談。 (二一)羅鄴 1﹒<海邊見羅鄴> (九三八七頁)﹕羅鄴詩名甚著而屢 舉進士不第,貫休既喜相識,乃為詩慰之。 2﹒<送羅鄴赴許昌辟> (九四一○頁)﹕寫惜別之倩。 (二二)羅隱 <懷錢塘羅隱章魯封>(九三五四頁)﹕羅隱舉進士十餘 年不等,貫休作詩深表同情。 (二三)劉象 <與劉象正字>(九三九五頁)﹕寫劉象進士及第後之悠 閒生活。按、象於昭宗天復元年(九○一),及第年己七十。 (二四)劉蛻(註9) <贈抱術劉舍人>(九三六五頁)﹕劉蛻以忠貞見黜,貫 休以五言排律二十六句安慰之。 (二五)陸展(註10) 722頁 <寄翰林陸學士>(九四○五頁)﹕稱美陸展之住居清要 ,並盼望重逢。 (二六)陳陶 1﹒<春晚閒居寄陳嵩伯> (九三一一頁)﹕春日相憶。 2﹒<春寄西山陳陶> (九三四四頁)﹕春日思念。 3﹒<書陳處士屋壁二首> (九三一七頁)﹕寫處士生活 之恬淡清高。 (二七)周朴 1﹒<懷張為周朴> (九三一三頁)﹕見(十)之1﹒。 2﹒<懷周扑張為> (九三四六頁)﹕見(十)之3﹒。 3﹒<途中逢周朴> (九五五三頁)﹕世亂興袁而仍相勗 勉。 (二八)周庠(註11) <酬周相公見贈>(九四一一頁)﹕周庠有<贈禪月大師 >一首,問其何以不到其辦公處所相訪,並盛讚貫休詩作﹔ 貫休步原韻答以出家人不宜接近臺省,又稱周庠之作才是高 明。 (二九)段成式 <上縉雲段史君>(九四一九頁)﹕盛稱段成式之清望、 文章、與治績。按﹕縉雲屬處州府,段成式為處州刺史時, 貫休才二十餘歲。 (三十)錢鏐 <獻錢尚父>(九四三六頁)﹕此詩以「滿堂花醉三千客 ,一劍霜寒十四州。」而膾炙人口。 (三一)鄭準 <送鄭準赴舉>(九三八七頁)﹕預祝其一飛沖天。 (三二)虛中 <再逢虛中道士三首>(九四二八頁)﹕寫早年相別,四 十餘年後重逢。 (三三)栖一 1﹒<懷武昌栖一二首> (九三五一頁)﹕栖一是一詩僧 ,貫休稱其﹕「得句先呈佛。」在佛與詩之間加以聯 繫。貫休詩中表示對他很知心。 2﹒<寄栖一上人> (九三六二頁)﹕自抒當時情景寄栖 一。 3﹒<秋寄栖一> (九三七三頁)﹕關心栖一眼疾,為之 念,《多心經》。 723頁 (三四)栖白 1﹒<寄栖白大師二首> (九四○○頁)﹕栖白年輩稍長 於貫休,且為內供奉,賜紫。貫休此二首申其景仰之 意。 2﹒<經栖白舊院二首> (九三五七頁)﹕栖白圓寂後, 貫休經其舊院,觸目凄涼。 (三五)懷楚 <寄懷楚和尚二首>(九三七八頁)﹕懷念甚深,因世亂 而無從參尋。 貫休贈詩給同時代的人物,而各人在《全唐詩》中存有 作品的計三十五人。其中有帝王、宰相、朝官、地方官、舉 子、處士和方外之士。 在唐朝,他從未朝見過任何一位天子,貫休所曾接觸到 的所謂皇帝,只是前蜀先主王建而已。他獻詩王建,免不了 要讚頌一番﹕但是讚頌之餘,他總不忘趁機表達他那份誠摯 的期許,就是熱切希望君王效取法堯舜,人民愛物。 王建稱帝以後,貫休年輩已高,而王建對他也很尊重, 因此王建身邊的宰相像韋莊、周庠、王鍇、張格都主動跟他 結交。他對張格,還期望他能學習前朝的蕭倣與蔣紳﹔至於 對其餘各人,就只談佛、談玄、談文章而已。也許正如他的 自白﹕「萬般如幻希先覺,一丈臨山且奈何﹖」亟知「無常 迅速」的貫休,可能更關心,「生死事大」的問題。壯年前 後他熱情洋溢,所交往的官吏多為忠貞、直諫、憂時、愛民 之士。 對於舉子,他總是懷著深切的同情。當他們失意時,就 予以安慰、勗勉﹔當他們成名時,就由衷為他們高興,並寄 與殷殷的期望,甚至於以其成功的例子勉勵其他還在長安道 上掙扎的人。 對於處士隱者,他們的交往是建立在共同興趣上。基本 上,他們都是詩歌的愛好者,是詩人,他們「以文會友,以 友輔仁」。此外生活態度的悠雅,純樸,也是貫休所看重的 。 至於僧人方面,貫休贈送僧人的詩作將近百首,但《全 唐詩》保存詩僧的作品不多,所以另有前舉寥寥數篇。以此 少數篇章觀之,他們之間的關係,多半以建立在對詩歌的共 同興趣上。 724頁 四、贈送同時代詩人作品述論之二 此節異於前節的是這堜瓵貫休贈詩的對象,在《全唐 詩》中並未保存他們的作品,但從貫休詩中可以明顯看出對 方也是詩人。 (一)<還舉人歌行卷>(九三○八)﹕對這位舉人的作品備加 讚賞,有「珊瑚枝枝撐著月」之句,可見他的創作有很高的 成就。 (二)<遇葉進士>(九三一七)詩云﹕「文章擬真宰,儀冠冷 如璧。山寺偶相逢,眼青勝山色。……自愧龍鍾人,見此沖 天翼。」萍水相逢,貫休即對葉蒙鼓勵有嘉。後來他又有一 首<送葉蒙赴舉>(九三六七),既為他以往落第不平,並預 卜他此次必定成功。最後終於有<聞葉蒙及第>(九三六八) 之喜。 (三)<寄杜使君>(九三一七)詩云﹕「……有時作章句,氣 慨還鮮逸。……」又<酬杜使君見寄>(九三九一)云﹕「… …心疼無所得,詩債若為還﹖……」,可見杜雄(註12)能詩 。 (四)<上孫使君>(九三一八)﹕這首六十句的五言中有「君 侯握文鏡,獨立塵埃外」、「詩穿明月珠,道拍安期背」等 白,可見常州刺史孫徵亦為詩人。 (五)<上盧使君>(九三二八)﹕這首三十句的五言中有「詩 搜日月華,道嚥神仙味」之句,又<上盧君二首>之一有句 云﹕「心染煙霞新句出,筆驅奸蠹宿根隳」。可見這位可能 是盧潯的盧使君能詩。 (六)<迭夢上人歸京>(九三三二)﹕詩謂夢上人「向我道雲 中覓伴未得伴,又示我數首新詩盡是詩。」可見夢上人能詩 。 (七)<寄韓團練>(九三三三)﹕這首二十八句的古詩有云﹕ 「海內外聞名,江西偶相值。雖不有詩機,麟龍不解織。誰 不有心地,蘭茞不曾植。多君二俱作,獨立千仞壁。」因知 其能詩。 (八)<覽李秀才卷>(九三四二)詩云﹕「香沐整山衣,開若 一軸詩。吟當秋景苦,味出雪林遲。……」因知李為才為詩 人。 (九)<思匡山賈匡>(九三四四)詩云﹕「山兄詩癖甚,寒夜 更何為﹖覓句唯頑 725頁 坐,嚴霜打不知。……」因知賈匡為詩人。 (十)<夜對雪作寄友生>(九三四八)詩云﹕「……唯君心似 我,吟到五更鐘。」則此友顯然為一詩人,但不知為何人耳 。 (十一)<上宗使君>(九三五八)詩云﹕「折桂文如錦,分憂 力若春。位高空倚命,詩妙古無人。……」因知宋震工詩。 (十二)<劉相公見訪>(九三六○)﹕詩有「欹枕松窗迥,題 牆道意新。」之句,而「題牆」可能為題詩。 (十三)<聞赤松舒道士下世>(九三六五)﹕五言排律四十句 ,其中有「仙廟詩雖繼,苔牆篆必鞔。」一聯,原注﹕「師 善大小篆,嘗有詩題赤松子廟。」又一聯云﹕「論詩花作席 ,炙菌葉為盤。」可見舒道士能詩。 (十四)<聞王慥常侍卒三首>(九三六七)之二有云﹕「政入 龔黃甲,詩輕沈宋徒。」則王慥工詩可知。 (十五)<喜不思上人來>(八三六九)﹕以其有「瓶擔千丈瀑 ,偈是七言詩。」可見不思上人能詩。 (十六)<送劉逖赴閩辟>(九三七○)詩云﹕「離亂生涯盡, 依劉是見機。從來吟太苦,不得力還稀。……」知逖為苦吟 詩人。 (十七)<贈信安鄭道人>(九三七○)﹕其中有「默坐詩常有 ,閒行影漸無,之句,知其能詩。 (十八)<懷匡山山長二首>(九三七三)之二有云﹕「覓句曾 衝虎,耕田半為僧。」則此山長當亦能詩。 (十九)<上馮使君山水障子>(一九七五)詩云﹕「……願似 窗中列,時聞大雅篇。」又<陪馮使君遊六首>(九四二九) 之四<錦沙墩>云﹕「……草媚蓮塘資逸步,雲生松壑有新 詩。翛然別是神仙趣,豈羡東山妓樂隨。」可見桐江刺史馮 巖能詩。 (廿)<送陳秀才赴舉兼寄韓舍人>(八三七七)詩云﹕「主聖 臣賢日,求名莫等閒。直須詩似玉,不用力如山。……」勸 勉陳秀才仍須在作詩上多下工夫,可能對他的詩作還不甚滿 意。 (廿一)<上東林和尚>(九三八一)詩云﹕「……道祇傳伊字 ,詩多笑碧雲。應憐 726頁 門下客,餘力亦為文。」可見東林寺這位前輩能詩,貫休向 其表己亦好文。 (廿二)<題弘式和尚院兼呈杜使君>(九三八三)詩云﹕「二 雅兼二密,愔愔祇自怡。……仍聞有新作,祇是寄相思。」 可見弘式和尚亦能為詩。 (廿三)<寄新定桂雍>(九三八六)﹕有句云﹕「句須人未道 ,君此事偏能。」因知桂雍作詩能自出機杼。 (廿四)<送僧之東都>(九三八七)詩云﹕「之子之東洛,襄 中有倡新……」所謂倡,蓋指詩而言。 (廿五)<江西再逢周璉>(九三九○)詩云﹕「……交情終淡 薄,詩語更清狂。未得冊霄使,依前四壁荒。……」可見周 璉為一失意詩人。 (廿六)<贈晦公禪人>(九三九五)詩云﹕「有句雖如我,無 心未似君。」可見晦公亦為一詩僧。 (廿七)<寄靜林別墅胡進士兄弟>(九三九五)詩云﹕「燒熛 汀島境,月色弟兄吟。」則胡氏兄弟皆為詩人。 (廿八)<春日許徵君見訪>(九三九六)詩云﹕「……還似青 溪上,微吟踏葉行。」是許徵君乃貫休詩友。 (廿九)<寄景地判官>(九三九九)詩云﹕「……浦珠為履重 ,園柳助詩玄。……」則判官能詩可見。 (卅)<秋送夏郢歸錢塘>(九四○一)詩云﹕「歸客指吳國, 風帆幾日程。新詩陶雪字,玄髮有霜莖。……」可見夏郢是 詩人。 (卅一)<迭李鉶赴舉>(九四○一)詩云﹕「詩業務經論,新 皆意外新。……句得孤舟月,心飛九陌塵。……」知李鉶能 詩。 (卅二)<贈造微禪師院>(九四○五)詩云﹕「……七絲奔小 蟹,五字逼雕龍。……」可見造微禪師擅長五言詩。 (卅三)<寄廬山大願和尚>(九四○五)詩云﹕「……何時甘 露倡,一寄剡山東。」看來大願可能是一詩僧。 (卅四)<廬山尋靈紀不遇>(九四○六)詩云﹕「留詩如和得 ,一望寄前途。」靈紀應是詩僧,故貫休造訪不遇,乃留詩 請和。 (卅五)<和李判官見新榜為兄下第>(九四一○)﹕從詩題即 可得知李判官能作 727頁 詩。李判官之兄下第,判官作詩抒情,貫休和之。 (卅六)<題蘭江上人院二首>(九四二一)﹕詩題下原注云﹕ 「時王藹先輩有詩二首題其院,因和題之。」其一云﹕「一 生只著一麻衣。手把新詩說山夢,石橋天柱雪霏霏。」其二 云﹕「只是危吟坐翠層,門前歧路自崩騰。青雲名士時相訪 ,茶煮西峰瀑布冰。」從詩題原注得知有「王藹」者能詩。 從二首七絕內容則可看出蘭江上人是位閒雅的詩僧。 (卅七)<賀鄭使君>(九四八○)﹕這首四十句的七言排律賀 鄭鎰招降壓境賊兵成功。其中有句讚揚鄭鎰云﹕「笙歌席上 偏憐客,刀劍林中亦念詩。」可見鄭鎰是文武雙全的地方長 官。 (卅八)<贈楊公杜之舅>(九四三一)﹕這首讚揚楊杜之的二 十六句七言排律有云﹕「扣舷傍島請吟健,問俗看漁晚泊遲 。」又云﹕「王楊廬駱真何者,房杜蕭張更是誰。」可見楊 杜之能詩。 (卅九)<送鄭侍郎騫赴闕>(九四三四)詩云﹕「文章國器盡 琅玕,朝騎駸駸歲欲殘。彩筆祇宜天上有,繡衣偏稱雪中看 。……」所謂文章、彩筆應包含了詩、文。 以上所舉三十九條,其中 (廿七) 是胡進士兄弟二人, (廿六)除了蘭江上人之外還涉及詩人王藹,共四十一人,人 數略多於前部所列《全唐詩》收入作品的三十五人。相信在 貫休的交往詩中,還有許多對象可能也是詩人﹔但這堜狾C 舉的是從貫休的詩句中可以看出對方確能作詩,而且其中不 乏受到貫休的高度贊揚。可見唐代詩風之盛,以及後來作品 亡佚之甚。從這堙A我們可以看到貫休結交詩人之多。 前舉四十一人,以身分來劃分,甚中官吏十四人、詩僧 十人、舉子九人、隱者三人、道士二人、身分不明者三人。 官吏都是讀書人出身,而且是主要的施主,貫休自然和他們 交往頻繁。詩僧十人,可見當時能詩的僧人甚多,只是後代 在搜集保存方面做得不如對傳統讀書人那麼認真,所以亡佚 更甚。對於舉子,貫休的一貫作風是給予鼓勵和安慰。對於 隱者,貫休常懷著敬意和好感。對於清修而有才華的道士, 他也很敬重,並無門戶之見。 728頁 五、同時代詩人贈送或追念貫休的作品述論 各家贈送貫休的作品見存於《全唐詩》者計有﹕ 羅隱<和禪月大師見贈>(七五五一) 吳融<寄貫休上人)(七八五三) <寄貫休>(七八五四) <訪貫休上人>(七八七九) 韋莊<贈貫休>殘句(八○五五) 王貞白<御溝水>(八○五八) 黃滔<東林寺貫休上人篆隸題詩>(八一二九) 曹松<與胡汾坐月期貫休上人不至>(八二三一) 裴說<寄貫休>(八二六七) 周庠<寄禪月大師>(八六三○) 張格<寄禪月大師>(八六三○) 王鍇<寄禪月大師>(八六三一) 歐陽炯<貫休應夢羅漢畫歌>(八六三八) 齊己<聞貫休下世>(九四六四) <寄貫休>(九四八九) <荊州貫休大師舊房>(九五四○) 修睦<寄貫休上人>(九六一七) 今就上列十三人十七首詩,觀察在當時詩人筆下貫休的 形象。 貫休和朋友交往最重要的媒介就是詩,而朋友也多注意 、看重他的詩作。羅隱<和禪月大師見贈>云﹕ 高僧惠我七言詩,頓豁塵心展白眉。秀似谷中花媚日 ,清如潭底月圓時。…… 羅隱稱許貫休詩鮮活秀麗,清澄透徹,足以洗滌塵心, 舒展情緒。吳融<寄貫休上人>云﹕ 729頁 筆端浮動只降君。 吳融是晚唐著名詩家,而欽佩貫休作詩的生動。王貞白 和貫休也是以詩結緣,《唐詩紀事》卷六七<王貞白>條云 ﹕ 貞白,唐末大播詩名。<御溝>為卷首云﹕「一派御 溝水,緣槐相蔭清。此『波』涵帝澤,無處濯塵纓。 鳥道來雖險,龍池到自平。朝宗心本切,願向急流傾 。」自謂冠絕無瑕,呈僧貫休,休曰﹕「甚好,只是 剩一字。」貞白揚袂而去。休曰﹕「此公思敏。」晝 一字於掌中。逡巡,貞白回,忻然曰﹕「已得一字, 云此『中』涵帝澤。」休將掌中字示之,一同。 可見貫休極講究用字遣詞的妥貼。裴說<寄貫休>云﹕ 憶昔與吾師,山中靜論時。總無方是法,難得始為詩 。……… 裴說認為貫休為詩,不拘拘於格套,而且不作泛泛之辭 ,必須有特殊的感觸,才肯為詩。同庠<寄禪月大師>云﹕ ……有時捻得休公卷,倚柱閒吟見落霞。 讀貫休詩令其心情舒暢,不覺日之將暮,周庠的感受, 略近於羅隱。張格<寄禪月大師>云﹕ ……禪月字清師號別,<壽春>詩古帝恩深。…… <壽春>詩,是指<大蜀皇帝壽春節進堯銘舜頌二首> 、<壽春節進>、<壽春節進進祝聖七首>等詩,張格評其 有古意,而為王建新深賞。王鍇<贈禪月大師>云﹕ ……神通力遍琩F外,詩句名高八米前。…… 「八米」也許是「八斗」的意思。王鍇對他的詩也推崇 備至。歐陽炯<貫休應夢羅漢畫歌>云﹕ ……五七字句一千首……詩名畫手皆奇絕。…… 也是對他的詩作非常傾倒。齊己<聞貫休下世>云﹕ 吾師詩匠者,真箇碧雪流。…… 齊己推崇貫休是一代詩界宗匠,認為他的詩作高朗而流 動自如。其<寄貫休>云﹕ 730頁 子美曾吟處,吾師復去吟。是何多勝地,銷得二公心 。…… 將貫休和杜甫相提並論,可見齊己對其詩評價之高。又 其<荊州貫休大師舊房>云﹕ 疏篁抽筍柳垂陰,舊是休公種此吟。…… 又見貫休很注重環境氣氛的營造,喜歡在幽雅清靜的環 境中來創作。修睦<寄貫休上人>云﹕ 常語亦關詩,常流安得知。…… 又可見貫休作詩和他的日常生活有相當密切的關係。 貫休善書法,亦頗受當時文士贊賞。如歐陽炯<貫休應 夢羅漢畫歌>云﹕ ……大小篆書三十家。…… 可見他擅長大、小篆,能作多家書法。而黃滔<東林寺 貫休上人篆隸題詩>云﹕ ……墨跡兩般詩一首,香爐峰下似相逢。 則其隸書亦甚傳神可知。齊己<荊州貫休大師舊房>云 ﹕ ……右軍書畫神傳髓,康樂文章夢授心。…… 將其書法擬之王羲之,可見推崇之甚﹔且亦表示貫休亦 長於行草。至如張格<寄禪月大師>云﹕ ……書似張顛直萬金。…… 特別強調他在草書方面的成就,以張旭來比擬,可見評 價之高。 貫休又長於畫羅漢,張格<寄禪月大師>就說他﹕ ……畫成羅漢驚三界。…… 而歐陽炯更以長篇歌行<貫休應夢羅漢畫歌>暢述其畫 羅漢之過程與成就﹕ ……天教水墨畫羅漢,魁岸古容生筆頭。時捎大絹泥 高壁,閉目焚香坐禪室。忽然夢堥ㄞu儀,脫下袈裟 點神筆。高抬節腕當空擲,窸□毫端任狂逸。俊巡便 是兩三軀,不似畫工虛耗日。怪石安拂嵌復枯,真僧 列坐連踟趺。形如瘦鶴精神健,頂似伏犀頭骨麤。倚 松根,傍巖縫,曲錄腰身長欲動。看經弟子擬聞聲, 瞌睡 731頁 山童疑有夢。不知夏臘幾多年,一手□頤偏袒肩。口 開或若其人語,身定復疑初坐禪。案前臥象低垂鼻, 岸畔戲猿斜展臂。芭焦花堥篕摒鶠A苔蘚文中暈深翠 。硬筇杖,矮松床,雪色眉毛一寸長。繩開梵夾兩三 片,線補訥衣千萬行。林間亂葉紛紛墜,一印殘香斷 煙火。皮穿木屐不曾拖,筍織蒲團鎮長坐。……唐朝 歷歷多名士,蕭子雲兼吳道子。若將書畫比休公,只 恐當時浪生死。…… 這首歌行將貫休如何培養作畫心情,如何作畫,畫成各 軀羅漢的種種神態,以及如何補足畫面等等一一縷述,最後 並以之為唐朝的壓卷。貫休的羅漢畫,直到今天,仍盛名不 衰。 此外,貫休有<上馮使君山水障子>(九三七五),可見 他還長於山水畫。撇開其自作不論詩,在當時詩人的心目中 ,貫休是位詩、書、畫三絕的藝術家。 其次,我們觀察當時詩人心目中貫休的氣質性格何似。 羅隱<和禪月大師見贈>云﹕ ……秀似谷中花媚日,清如漳底月圓時。應觀法界蓮 千葉,肯折人間桂一技﹖ 前兩句雖就詩而言,但也包涵了人品在內﹔再加上後兩句, 則羅隱心目中的貫休是清高絕塵的高僧。吳融<訪貫休上人 >云﹕ 休公為我設蘭湯,方便教人學洗腸。自覺塵纓頓瀟灑 ,南行不復問滄浪。 貫休不但自身清淨,還能發揮清淨的自性,感染別人, 使吳融感到如浴蘭湯,頓時也瀟灑起來。韋莊<贈貫休>云 ﹕ 豈是為窮常見隔﹖只應嫌酒不相過﹖ 可見休平日持律甚嚴。其餘如﹕ 王鍇<贈禪月大師>云﹕長愛吾師性自然,天心白月 水中蓮。…… 歐陽炯<貫休應夢羅漢畫歌>云﹕西嶽高僧名貫休, 孤情峭拔凌清秋。…… 732頁 修睦<寄貫休上人歌>云﹕……立月無人近,歸林有 鶴隨。…… 綜合上列資料,在當時詩人心目中,貫休可以當得起一 個「清」字。但清歸清,他卻不是一個自了漢。齊己<荊州 貫休大師舊房>云﹕ ……入貢文儒來請益,出官卿相駐過尋,…… 他對舉子的鼓勵安慰,從前面所舉貫休的贈詩即可得到 明證﹔而官吏慕名拜訪,他也都樂於接待。 最後,我們從本節所舉各詩考察他們和貫休交往的情形 ﹕ 羅隱<和禪月大師見贈>云﹕ ……漂蕩秦吳十餘載,因循猶恨識師遲。 修睦<寄貫休上人>云﹕ ……所居渾不遠,相識偶然遲。 羅隱和修睦,對貫休都有相識恨晚之憾。至於齊己對貫 休尤深仰慕,但由於被荊帥高從晦遮留江陵,不得擅離(註13) ,至貫休圓寂,猶無從入蜀行禮,更感遺憾,其<聞貫休下 世>云﹕ ……錦江新冢樹,婺女舊山秋。欲去焚香禮,啼猿峽 阻修。 即是此意。至於吳融<寄貫休上人>云﹕ 別來如夢亦如雲,八字微言不復聞。世上浮沈應念我 ,筆端浮動只降君。幾同江步吟秋霽,更憶山房語夜 分。見擬沃洲尋舊約,且教丹頂許為鄰。 又<寄貫休>云﹕ 休公何處在﹖知我宦情無﹖…… 則表示吳融和貫休的交情一方面是建立在共同興趣上, 一方面是建立在相互關懷、體貼上。吳融從貫休那裹得到真 切的安慰,而引為知己,甚至希望退隱後能比鄰而居。 張格<寄禪月大師>云﹕ 龍華咫尺斷來音,日夕空馳詠德音。……莫倚名高忘 故舊,晚晴閒步一相尋。王鍇<贈禪月大師>云﹕… …太平時節俱無事,莫惜時來話草玄。 733頁 貫休和藹接物而不趨附權貴。韋莊、周庠、王鍇、張格 都貴為宰相,但都是他們主動而誠懇地結交貫休,可見貫休 的才學、人品、名望令人油然欽慕。 當時文士樂於親近貫休,固然和他在詩、書、畫的造詣 有關﹔但也不乏有著他在禪學方面修為的人,如曹松<與胡 汾坐月期貫休上人不至>云﹕ ……後會花宮子,應開右上禪。 裴說<寄貫休>亦云﹕ ……他年白蓮社,猶許重相期。 可見和貫休結交的文士,並非單純將他當作詩人或藝術 家來看待﹔許多人也都看重他作為和尚的身分和修持。 六、結論 以上淺探貫休和其他詩人交往的情況,約略勾勒出以他 為中心的一個詩人交往的網絡。我們也可以約略看出,造就 一個偉大的詩人,乃由眾多詩人交互影響而形成,要真正了 解一個詩人,就必須釐清他交往的網絡,探討他們相互影響 的情況以及所產生的效應。因此,在獲致初步結果後,我們 還可以作更深入的探索,冀能了解他們之間的互動關係,如 何影饗他們的創作。如果繼續深入研究,我們可能發現,那 個網絡,就像《華嚴經》上帝釋寶網的譬喻,網上的寶珠都 映入了其他寶珠所反映的影像。 在此還想順便一提的是,貫休結交朋友,和他提倡結社 ,可能有某種程度的關係。例如﹕ <題惠琮律師院>(九三四八>云﹕ ……社壇蹤跡在,重結復何如﹖ <題嶧桐律詩院>(九三五三)云﹕ ……如結林中社,伊余亦願陪。 <送姚洎拾遺自江陵幕赴京>(九三七六)云﹕ ……憑將西社意,一說向荀陳。 <領淮南惠照寺律師院>(九三九四)云﹕ ……還須結西社,來往悉諸侯。 734頁 <送崔尚書朝覲>(九三八五)云﹕ ……伊音林中社,多招席上珍。終期仙掌下,香火一 相親。 <送僧之東部>(九三八七)云﹕ ……憑師將遠意,說似社中人。 <題方公院寄夏侯明府>(九三九五)云﹕ ……終須結西社,此縣似柴桑。 看來他所提到的結社是佛教的社團,其中兼收緇白,這 對貫休和僧俗的交往當有所作用,而或多或少,也影響到他 和詩人的交往。 註 釋 (註 1) 上海古籍出版社一九九三年五月一日出版。 (註 2) 《全唐詩》頁碼,據中華書局本。 (註 3)白居易<續座右銘,并序>見漢京版《白居易集》 卷三十九﹔崔瑗<座右銘>見《文選》卷五十六。 (註 4) 據吳汝煜主編《全唐詩人名考》 (江蘇教育出版 社)。 (註 5) 《極玄集》有上海古籍出版社《唐人選唐詩 (十 種)》本。 (註 6)詩題但稱「王相公」……知其為王鍇者,據《全唐 詩人名考)﹔ 再者<酬王相公見贈>一首,經查王 鍇之作,貫休待步其原韻。 (註 7) 參(註6)。 (註 8) 詩題但稱「毛學士舍人」,知其為毛文錫者,據《全 唐詩人名考》。 (註 9) 參(註8)。 (註 10) 參(註8)。 (註 11) 知其為周庠者,參(註8)。 (註 12)杜使君為杜雄,據《全唐詩人名考》。此後凡據此 書者不復加注。 (註 13)齊己留江陵事,參拙文<皎然貫休齊己詩中的花> (一九九四年中國佛教插花學術研討會----佛光山 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