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自然•社會

北京圖書館館長  任繼愈

人的素質(1999)論文集 
1999.12 
頁10-15


 

(一)

  動物界的生存,完全依賴自然環境,適者生存。人類從動物界分離出來,對自然界既有依賴又有改造,同時還得到社會的保障。社會功能發揮得較充分,對自然環境的依賴會逐漸減弱。這是二十世紀以來人們對社會關係的一般認識。

 

  人類社會有兩種群體組織對人類生存影響最大,一是民族,一是國家。文化發達的民族的生活融融泄泄,調達而上遂,生活較為舒暢。繁榮強大的國家法制繁密,境內宴然,其成員生活得比較安全。所謂舒暢看起來好像海闊天空,自由翱翔,但飛不出文化傳統價值觀的界限。強大國家成員的安全,只能在法律制約範圍內得到保障。

 

  歐洲工業革命後的生產能力超過了人類有史以來創造的總和。上帝造不出完全相同的兩片樹葉,今天人類卻複製出完全相同的生命個體。今天的人類氣壯山河,硬要與造物主比比高低。

 

  物極必反是天之常道,真理向前多跨進一步,也會陷於謬誤。自然界默默無言地滋養著萬物,如果對它過分掠奪,也會遭到報復。全世界的水旱災害,去年我們南北江河大水災就是明證。人類過於自信,以為無所不能,事實表明人對自然尚未完全認識,不能為所欲為,兩者的關係還有待於進一步理順。

 

(二)

  人類賴以生存所憑倚的最高的政治群體單位是國家。國家下屬的各個行政區劃都從屬於最高行政機構(國家的政府)。以血緣為紐帶,語言、風俗文化結成的群體是民族。民族成員由眾多分支構成。最高層的單位是民族。中華民族處在最高層,下屬漢、滿、蒙、藏等五十多個民族,構成中華民族共同體。國家、集體的利益是「公」,違反或不遵守國家、集體利益的行為是「私」。個體與集體的行為原則是不得以私害公。古人把義利之辨看作人獸之大防。

 

  為了提高民族素質,增強國家的綜合國力,使全體人民明辨公私,成為健全人生的重要課題。中華民族有過光榮道德傳統,先人後己,先公後私,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在共同生活、相互依賴、相互支持的集體中,任何個體都要擺正公與私的關係。古代人類群體共同遵循的標準,現代文明國家的成員同樣要遵守。以私害公,損公利己,因私廢公,輕者悖離道德,重者違法。如果違反民族內部共同習慣,違反民族文化傳統,必受到譴責和制裁。但在不同民族之間發生矛盾,譬如,甲民族觸犯乙民族的習慣和文化傳統,迄今尚未找到有效、有法可依的制裁標準。

 

  世界上有一百多個國家,國家有大有小,國家歷史有長有短。各國境內成員都應受該國法律制約。國家法制只限於規範本國成員,它管不了外國的成員。愛國是各國公認的美德,賣國行為被萬人唾棄。「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文天祥為國獻身的愛國精神、崇高的民族氣節受到稱讚。同樣一種行為,同樣一個文天祥,在宋朝、元朝受到不同對待,原因在於文天祥愛的是宋朝,宋元有不同的利益。我們說公私關係,一般限於同一群體之內。在當前,政治群體最高層次是國家。國家之上,現在還沒有更高的群體組織。二次大戰以前有國聯,二次大戰以後有聯合國。它是一個鬆散的國際組織,只是一個政治講壇,對各國沒有約束力,不具備實際制約和管理能力。大國欺侮小國,它無力干預,甚至偏袒強大的一方。迄今為止還沒有形成國家以更高層次伸張正義,懲治霸權的群體組織。

 

  秦漢以後,中國內部做到「車同軌,書同文,行同倫」,結束了九州以內的國際戰爭。這幾個「同」,奠定了中國二千年繁榮昌盛的基礎。今天的世界有點像春秋戰國,面臨分久必合的前景。當前世界上經濟生活已開始一體化,一個地區的金融危機,一夜之間會波及全世界。今天世界交通可以用電腦聯網,溝通全球信息,車不同軌,書不同文,尚不影響異地交往。最成問題的是「行同倫」。因為道德標準、價值觀,各國有各國的傳統,有不同的理解。由於國家之間、民族之間利益不一致,以及文化傳統的差異,不同的國家和地區有共同使用的名詞,尚缺乏各方共同認可的準則。

 

(三)

  古人論史,關於政治變革的規律,稱作「一治一亂」,「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回頭看看,我們二十世紀似乎亂多而治少。面對二十一世紀,從各種跡象看,世界大戰的跡象不太明顯,而局部動亂持續不斷。

 

  再從社會心理現象考察,全世界人民人心厭戰、厭亂。有個別政治人物唯恐不亂,畢竟是少數。歐洲成立共同體,亞洲、拉美、亞太地區也相繼成立鬆散的聯合的機構。從趨向看,東方西方都萌發某些聯合的願望。歐元集團的設計者把歐元作為政治一元化的先導。今天的世界頗像我國古代連年混戰的春秋戰國,人們企望有一天能改變這種局面。春秋戰國百家爭鳴,所爭不外一個主題──如何實現天下統一。各家都有自己的方案。孔子奠周室,是利用已有框架,結束無序混亂局面以達到統一;孟子、商鞅、荀子、韓非都要統一天下,只是手段不同;老、莊不像孔、孟那樣主動談統一,但他們也提出要有「聖人治天下」,治天下,說到底還要統一。天下統一的構想,從理論探索到秦漢建國,經歷了漫長的過程。前代的經驗對後人不無啟發。

 

  歷史的變革,總有英雄人物出現,而其結局卻不是幾個英雄人物可以草率決定的。事後思忖,好像有一只看不見的手在操縱著,又好像沿著一條既定的方向前進。古人叫作「天心」、「天意」。天有沒有心,有沒有意志,不必妄測。而人群的意願則是隨時隨地可以摸觸到的。一個人的主觀意志,作用有限。如果千千萬萬人的意志匯集在一起,將形成思潮,不再是個人的主觀傾向,而是一種實實在在的社會力量。

 

  中國古人的「天下」,侷限於九州之內。今天人們的「天下」是全世界的,中國只是世界的一部分。春秋戰國的強國不外秦、楚,今天的強國集中在歐美。全世界形成南北貧富懸殊的兩大集團。雖然有由分至合的意向,但距離全世界的統一的目標尚十分遙遠。

 

(四)

  古代人的道德觀、價值觀,基本是本民族以內的行為規則。孔子說,「三年之喪,天下之通喪」。孔子的「天下」不出鄒魯、宋衛諸國。道德標準主要是本群體以內的個體與群體的關係的準則。中國被迫推向世界以來,生活在眾多國家並存的國際大家庭堙A個體群體之間關係的處理準則起了變化。譬如,為本民族、為本國而殉難者奠為烈士,受到本族、本國人民的欽仰。各個國家和民族差不多都有自己的人民英雄,為民族獻身的號曰「成仁」、「取義」。同樣是死,譬如各國派出聯合國維和部隊,在非洲種族混亂區內,誤蹈地雷身亡,死者值得同情,在人民心目中的形象,中國人看來似不及岳飛、文天祥等高大,在美國人心目中似不及林肯偉大。

 

  忠、誠、信、義、仁愛,這些道德的內涵超越國界,超越時代。但人們對本群體的義、利、公、私關係看得較重,要求嚴格。以大欺小,以強凌弱,在本群體之內被禁止,受譴責。在本群體以外發生的同類事件,人民反對的程度,不如反對國內、族內的不合理行為那樣強烈。《墨子•非攻》說,「入人園圃,竊人桃李,謂之不義」。攻人之國,殺害外國無辜人民,戰勝國不以為不義,反倒認為光榮,把這些行為載入史冊,傳之後世。《墨子》所指竊人桃李的行為,損害的是本國人的利益;攻人之國,掠奪殺戮,損害的是別國人民的利益。掠奪者把從外國搶來的財物如能使本國人分享一部分,還可能得到本國人的擁護。墨子用類推法指出,竊人桃李為不義,攻人之國的行為不但不受批評,反而受到稱頌,認為「不知類」(概念混亂)。墨子沒有細分損害本群體利益與損害另外群體利益。長期以來,對待國內國外義利的標準是不同的。

 

(五)

  國家的法律保護內部成員的生命財產,而海外殖民者掠奪外國的財富,回到本國受到稱讚,成為民族英雄。

 

  人們都相信,世界有公理、正義,社會應當有公平合理的秩序。前人所構想的天下為公的「大同世界」,反映了有正義感的人士的善良願望。少數人的願望,如果只流行在少數人小範圍之內,不過是空想。如果充分發揮人類的群體智慧,不斷地把宏偉理想反復傳播,像墨子那樣「上說下教」,像荀子那樣「鍥而不捨」,真理總會被更多人所接受。多數人的願望匯集起來,形成社會思潮,化為物質力量,勢將所向披靡。在更廣泛範圍內,真理、正義終將會實現。

 

  促進世界交流,經濟因素能從內部起推動作用。經濟交流可以帶動政治交流。歐洲歐元的出現已初步顯示經濟一體化,將促進政治一體化的傾向。康有為《大同書》曾設想,將來大同世界的出現,泯除國界,無種族歧視,取消家庭,沒有貧困,個體與群體之間完全是新型的社會關係。古人習慣稱頌的天下如一家,中國如一人,這種設想雖然遙遠,被認為是幻想,卻不等於虛幻。

 

  哲學講認識論,是探究認識主體與外在客體關係之學。今天新的認識論不同於舊的認識論之處,在於我們講的認識主體以群體為主體,而不限於個體的主體。只有群體認識提高了,纔能更有效地提高認識的廣度和深度,減少認識的片面性和偶然性。群體認識提高了認識的準確程度以後,人的認識不再停留在書本上,不只表現在理論體系上,而是見諸社會實踐,體現在家庭生活、社會政治生活,哲學不僅給人以知識,而且給人以行為力量。不僅獨善其身,自己成為明白人,而是兼善天下,造就一大批明白人。個人素質的提高是認識的起點,全民族的素質提高,纔能更有效地促使人類共同前進。

 

(六)

  當代知識領域各門學科越分越細,甚至細到同一門類的不同分支學科之間不能贊一辭。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國家數目急劇增加,學術流派紛然並出。多元化的世界給現實生活帶來新的困惑。於是學術界有一種新趨勢,學科之間開始調整,湧現了交叉學科、邊緣學科、綜合學科。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之間的交互補充,呈上升趨勢。由於信息手段的改善,交流融會,已初見成效。自然科學本無國界,只有文學、藝術帶有民族特色,其精品也能超越民族界線,被更多的人所欣賞。

 

  眾多學科中,唯有哲學未能與現實社會發展步驟相協調。哲學是智慧之學。看來它高入雲霄,而不離日用;看似不著邊際,卻深繫天下安危、萬民憂樂。處在學術王冠頂點的哲學,在眾多學科中發展得最緩慢。其他學科多已收到綜合融會的效益,而哲學則相形見絀。今日哲學認識到唯一可以稱為超越前人的是哲學認識的群體化。化個人智慧為群體智慧,化個人道德修養為群體道德修養。當前流行的哲學家的著作多為個人著作,雖足以傳之後世,但遠遠沒有達到影響群體的社會生活、行為準則,兼濟天下的地步。原因在於群體智慧尚未充分發揮。古代小農經濟社會一家一戶的小生產,家庭是社會的基本細胞,「孝」是維繫家庭的精神支柱,格言有「萬惡淫為首,百行孝為先」的成說。現代社會已超越小農經濟時代,孝的道德還要繼承,但維繫家庭穩定還不足以解決社會的眾多矛盾。

 

  現代人比古代人遇到的困難複雜得多,如吸毒販毒,社會失業,家庭關係動蕩,單親兒童增多,貧富兩極分化加劇,國際之間以強凌弱,生態環境日益惡化,自然資源日益枯竭,人們熱衷追求短期局部利,等等。這些現代社會綜合症,都是號稱文明的人類親手製造的。既然自己能製造,當然也能找到解決的途徑。首先要認識問題的嚴重性,更不能回避應負的責任。溯本求源,問題來自愚昧。從哲學角度看,應承認「萬惡愚為首,脫愚智為先」。

 

  從二十世紀經歷過的人,深知世界污染嚴重,要使之淨化,並非一朝一夕可以做到。只要發揚集體認識的力量,化個體智慧為群體智慧。發揮群體智慧,堅持不懈,即可參天地之化育。人類不去改造世界的愚昧,必被愚昧的世界所吞沒。世界最終前途光明,人類未來前途無限,責無旁貸,事在人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