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人的素質」研究的一些想法

──評黃光國論「人的素質」主題發言

中國人民大學社會心理學研究所所長  沙蓮香 

 人的素質(1999)論文集 
1999.12 
頁25-34


 

目  次

 

一、關於「人的素質」概念

二、關於國民素質概念

三、中國人素質構成

四、人的素質提升與社會發展和可持續發展

 

 

 

摘要

 

  黃光國教授的主題發言是《論人的素質》,本文是作為主題發言的討論者而提出的一些想法,算是趁良機有感而發。

 

  「人的素質」,在社會心理學堙A是質與量相統一的概念,需有理論論證,又要有可操作性的研究。它是一個有著不同層面的結構性概念。黃教授提出了六個層面的指標體系有啟發性。

 

  本文著力討論了國民素質和中國人素質研究的問題。文中把中國人素質置於五個層面:健康素質、智力素質、心理素質(人格素質)、道德素質和角色素質,五者有著相互滲透、相互交錯的關係。在把五類素質作為指標體系的構成來使用時,就應注意素質間的交錯關係。

 

  研究「人的素質」,之所以使用帶有綜合性的指標,是為探求健全、完整的「人的」素質狀態應當是怎樣的。這種健全狀態是理想的模型化了的東西,可以通過堅持不懈的努力去接近它。論證並揭示高素質群的應然狀態和如何逐步去實現,是「人的素質」研究的目的之一。

 

  黃光國教授的《論的素質》論文,讀起來令人感到很有意味,發人思考。一篇好文的價值,重要的不在於提出幾種看法,而在其啟迪作用,給人們提出了什麼問題,或者讓人們從中思考了些什麼。黃教授的論文閃有頗多啟迪靈感的光點,但是,亦有漏洞,讓人去鉆。

 

一、關於「人的素質」概念

 

  作為一個學術概念,「人的素質」可以有不同的指謂。本文認為「人的素質」係指由人具有的特質所決定的活動能力及其狀態。人的特質同其他事物特質一樣,具有結構意義,帶來質的規定性,由特質決定的能力,則具有功能意義,帶來量的規定性。素質是質與量相統一的概念。這堛漱H包括個人和諸多個人,亦稱個體和群體;人一生的活動包括各種各類生命的、生活的、職業的活動;能力包括顯在的和潛在的或表層的和深層的不同層面;狀態屬於活動所造成的後果樣態,包括表現形態,社會模樣,給人造成的印象、感受、社會評價等。由此言之,構成「人的素質」的特質,當包括生理的、智力的、心理(人格)的、行為和價值觀諸特質。由於,研究「人的素質」,就有了頗多角度及視野,如黃教授是心理學和教育學的視角,也有似可謂之為「素質論」的綜合研究;有對個體的研究,求其個體差,亦有對群體的研究,求其共有的水平及狀態。群體是個體構成的,故此,縱使群體素質研究,亦必以個體為基礎(保證信度與效度,至關重要)。

 

  「人的素質」當為素質「叢」。「叢」概念包括著諸特質組合及其可分性,就是說,它是個指標體系。黃教授從近代心理學及教育學的論述中歸納出六項重要指標,即:自律的道德情操、適應性的認知及行為能力、追求卓越的動機、均衡的價值體系、統整的自我規約系統、豁達的人生觀。在黃教授的筆下,該六項指標處於六個層面,係六種人格特質。這六項指標即六種人格特質,又當為相互聯繫並可再分解的,從而是可操作的。但在黃教授論文中尚看出六項指標間的關聯性。

 

  「人的素質」所指為何,黃教授認為是指「個人人格結構中可以經由後天教育或自我鍛煉而改進的幾個重要層面,這些層面不僅關涉到個人生活品質,而且會影響到個人社會生活的適應。」黃教授把「人的素質」界定為個人人格結構中幾個重要層面,是不夠明確。

 

  「人的素質」既是個「叢」體,就意味著它是具體的,是由每個國度的文化、歷史和社會之變遷所造成的,它既有穩定的慣性的一面,又有可變的可培育的一面,這兩面都是特定的文化、歷史和社會變遷的產物。在不同的文化背景、歷史進程和社會變遷過程中的人們,有著不同的由以構成「人的素質」的特質及其組合特點(不同的「叢」結構及「叢」態)。由此來看,黃教授所論「人的素質」,是指中國人素質,抑或泛指,亦應明確。

 

二、關於國民素質概念

 

  「人的素質」研究是具體的,作為研究對象的「人」,是可視、可語和可評的某些個人或某國人。因此,在「人的素質」研究之初,就有了一個作業轉換的問題,轉換為中國人、日本人,或者什麼國家的人。把「人的素質」研究轉換為中國人素質研究,就是把中國人作為國民去研究。

 

  國民是個體又是總體。作為個體的國民,不單單是指中國人中的一分子,某個具體人,而且同時又是具有平均意義的「典型」個體,似統計學上的樣本,是張三、李四,又不是張三、李四,只是代表某種意義的統計數字符號;作為總體的國民,則是這種典型個體的擴張和延伸,一種集合體,國民具體表現這種集合體內部的結構特徵。國民素質是個體素質與總體素質的統一。

 

  由此,國民素質研究,不僅包括已經和正在發揮的諸種能力及其水平,即顯在因素,而且預知將來可能發揮的諸種能力及其水平,即潛在因素;從發展的觀點看,應該著眼於潛在的未來因素,比如,控制人口和優生優育,不僅僅是針對著人們的「現在」生活,而且,更重要的是針對著人們的「未來」發展,或者嚴格地說,是人們未來發展的一種優異狀態選擇。研究國民素質,包含了對未來人口素質選擇的能力;此外,人口素質不僅包括自然狀態及其過程中的素質因素,而且,更重要的包括社會狀態及其過程的素質因素,除了地理的、物質的、生理的因素,還有心理的、社會的、文化的因素;而一旦把人口問題置於社會狀態及其過程中去研究,就會看出人口素質與智力、人格、道德、角色諸層次上素質因素之間是相互滲透、交錯起作用的,人口素質中有智力、人格、道德及角色諸方面素質在其中的作用。從國民總體上研究國民素質,是把國民具備的諸種素質綜合為一種指標體系的綜合研究。

 

  國民素質研究,不是把國民作為孤獨的個人機械相加之和,而是有著共同的權利和義務,秩序和發展的休戚以共的國民,從這一點看,國民素質的提高,是以國民意識為前提的;研究國民素質,無疑是以提高國民素質為動因,但它又必須以廣泛地喚起國民意識為其前提,有時候,這種國民意識所聚成的國民魂及其社會整合力量或許會是提高國民素質的一種內在力量。

 

  國民素質研究,不是離開或者拋棄對個人的研究,相反的,對個人的研究是國民研究的基礎。不論問卷調查還是個案調查,都是通過具有典型意義的個人進行的。因此,對個人的研究,非旦不棄之,而且必取之。

 

三、中國人素質構成

 

  這堛漱什磥H,實指大陸這塊。大陸這塊我比較熟悉,限於這塊,才有可能把我的一些看法說得明白些。

 

  中國人作為全體國民,其素質高低不僅包括是具有健康的體魄,掌握多種多樣的科學知識技術,而且包括是否具有完善的人格,高尚的道德品行和良好的角色狀態等等。提高國民素質,應是從多方面入手的事情,以免顧此失彼。

 

  關於中國人素質的構成,大致由五個層面上五類特質構成的素質叢,即由健康、智力、心理(人格)、道德、角色五層面上諸特質構成的健康素質、智力素質、心理(人格)素質、道德素質、角色素質。構成健康素質、智力素質、心理素質、角色素質的諸特質均為一些研究指標。這種研究的重點卻不在五類素質即特質(指標)本身,而在五類素質間的相互交錯及其協變關係所形成的素質水平和表現狀態,換一個說法的話,這種研究更看重五類素質交錯點(相關域)上的問題。比如,把健康素質作為「人的素質」的一部分來看,不僅僅指謂身體健康指標,比如體力、精力、耐力、毅力等生命指標,還指涉人的知識、心理、道德、角色諸領域的相關因素,如今無錫人飲用水達到了五級,這與造成太湖污染的諸因素有關;中國人不在乎茅廁的衛生、美化、人倫等事宜,與陋習及價值觀等有關。

 

  智力素質是指文化科學技術素質,是後天習得的一種能力和水平狀態,它同通過智商體現的體質智力有很大的區別。我們所要尋求的智力素質,主要是決定活動效率的那些智力因素,如文化教育水平,科學知識水平、技術技能等。因此,智力素質中教育和由此導引出的文化科學技術結構特性,占有最重要的位置。同時,影響智力素質及其發揮程度的健康、心理、道德、角色諸因素,也只有重要位置。

 

  人格素質是指國民群體所具有的相對穩定的、體現在大多數身上的人格素質即「眾數人格」素質,或叫國民人格素質。人格素質,連同後邊要提到的道德素質、角色素質,是極其複雜和深刻的構成要素。對國民人格素質進行判斷和評價,需要從複雜的人格特質中提煉出有意義的特質,予以指標化。這種場合下,應當看重的是推動個體和群體乃至民族發展的那些特質。任何一個民族,一國國民,都不是也可不能是病態人格能起推動歷史發展作用的。

 

  人格是文化傳統的教化和內化的一種結果,不同的文化傳統會教化和內化出不同的人格特質;人格特質是文化因子的遺留。人格結構與社會結構相互關聯,社會變遷使一些人格特質漸漸飄落而去,另一些特質「應運而生」。人格力量中閃跳著社會影子。在人格結構及其演變的過程中,文化與社會是兩種不同又相關的客觀因素,這種客觀因素對人格作用的干涉,就迫使我們不能不對已有的頗多人格測量指標作種種修正。中國人在社會認識、衝動抑制和焦慮緩解、動機取向及意志力、耐受力,以及對集體和權威的態度、人際關係、價值目標等方面都有獨特的均衡反應方式和心理品格。

 

  由於研究的著眼點是國民意義上的人格素質,因此,國民內部的關係如何、個體以何種方式相互聯結和相互推促、相互間的凝聚力和對壓力的承受力如何等等,便成為影響人格素質的種種因素。為此,我們又引進道德素質和角色素質兩個概念。

 

  道德是調節社會關係的一種行為準則和規範。社會關係包括政治、經濟、組織、人際等領域諸關係。儒家倫理在政治關係和人際關係領域有一套結構性的行為規範;由於中國社會產業和職業的欠分化和社會組織的欠發達,儒家倫理在經濟關係和組織關係領域的功能極弱;社會巨變,要求中國人的道德行為必須有相應的調整,因此,構架和確立用以判斷和評價中國人道德素質的指標,是十分艱難的事。這不僅要參照傳統遺留給中國人並頑固起作用的道德規範,而且還要發現、分析和弁別巨變中逐漸出現並有生命力的道德特質。在國民道德素質研究中,看來更需要注重道德傾向、道德責任、道德氣質和道德風氣。

 

  角色概念有不同視角下的不同含義。從社會結構角度去看,角色包括基於性別的性別角色和基於社會地位的職業角色。人的一生,在家庭中扮演各種性別角色,父子、夫妻、兄弟等等。步入社會,扮演各種職業角色,「在其位,謀其政」,一生勤勞,終生不息。但是,性別角色扮演得符合角色規定、滿足角色期待,不意味著其職業角色是合乎角色規定,是成功的,從大陸社會改革以來的角色成功及角色失敗的情況看,更應重視的角色素質至少包括角色規範、角色認同、角色適應、角色整合諸方面素質。

 

  由於角色的社會結構特性,其扮演狀態及效果,涉及到社會機能的正常發揮和社會有機體的正常運轉。角色素質在「人的素質」構成中處於極其重要的高層位置。

 

三、國民素質的結構層面

 

  把國民素質作為一種指標體系,不但有構成要素及其相互關係。而且各種素質因素又分布在不同的層面上。

 

  我們把國民素質初步概括分為兩個大的層面,分布在低層面上的是基礎國民素質,或叫國民素質之本。基礎國民素質包含國民的身體素質和智力素質,它接近於人口學界對於人口素質的涵括。身體素質和智力素質均由若干指標構成。這些指標的根本特徵是客觀性強,此外還有明確的量的規定性,因而可比性強。從發展趨勢上看,基礎國民素質必然會隨著生產水平的提高,人民生活水準的提高和社會保障體系的完備而向上提升,分布在高層面上的是深層國民素質。深層國民因素包括人格素質、道德素質和角色素質。這三種素質亦均由若干指標構成。深層國民素質指標主觀性強,因此,在做量化研究的場合必須科學地處理指標的主觀性和客觀性的問題。從變化上看,深層國民素質並非完全與社會經濟發展同步,尤其在當前巨大的社會變遷過程中,人們的價值觀念和價值取向處於急劇的衝撞之中,深層國民素質的變化更會呈現出複雜的狀態。

 

  國民素質由身體素質、智力素質、人格素質、道德素質和角色素質五部分構成。從這五種素質的關係來看,它們各有獨特的內涵,又互為影響,互相關聯。而且社會越進步,五種素質之間的聯繫就會越加密切。比如說,社會進步促進社會分工的深化,人員專業化越來越強,很多職業須經過專業訓練才能勝任,這表明角色期待要求人們提高自身的智力素質甚至於身體素質。同樣,人才的流動,職業的變更,都要求人們要有較強的角色整合及調適能力,與此同時,又要求人們要不斷提高心理承受能力,也要求提高職業道德。隨著健康觀念的變化,人格障礙、心理不適等,都被視為一種不健康,搞心理門診,說明人格素質和身體素質之間有著密切關係。同樣,理想人格的偽養與一個社會的道德風尚相關聯,而道德品質的確立與人的受教育程度即智力素質又緊密相聯。目前,在關於道德建設的討論中有一個是值得重視的問題,就是傳統道德所面臨的衝突,即傳統道德觀念及其道德行為與人的現代性格及其行為方式之間某些不可避免的衝突。道德領域的不少問題不是傳統道德應不應該弘揚,公德該不該提倡,而是人們在衝突面前的認知水平、選擇方式及適應能力的問題。要求人們有科學知識和教養,也要有對己對人的責任感,有對社會發展的參與精神。

 

四、人的素質提升與社會發展和可持續發展

 

  中國社會發展到20世紀末年,巨大的甚至是爆發式的變遷過程,再次把人全面推向歷史舞台,真假、善惡、美醜,幾乎毫無掩飾地表演在這個廣大的舞台上。社會的發展需要人去推進,它也在改變著人。從人對社會發展的推進看,人的素質之提升,是社會可持續發展的基石,它的作用是深層的;從社會發展對人的改變看,人的素質之提升,是校正偏離行為的主體力量,不論從哪方看去,人的素質建設是時代的要求了。

 

  我從黃光國教授思路引申一個「人的素質」與社會發展關係的圖式。黃教授在論述道德情操時,提到近代西方倫理學者的道德原則分類:「消極義務」和「積極義務」,前者是「不作為的義務」(以尊重他人權利為基礎的不可以殺人,不可以欺騙,……之「不可」),後者是「作為的義務」(以對他人的關係為基礎的善行,如「五倫」的積極義務)。黃教授認為實踐「積極義務」的人,有美德,屬於高素質者,堅持「消極義務」者,是作為「人」的基本條件;違背「積極義務」和「消極義務」的人,既無美德,又處處透露出「邪惡」,其素質低下。我把這個看法置於四個象限,則成如下圖式:

 

realize.jpg (8886 bytes)

 

  再將上面圖式引申向人的素質高低與社會發展過程中貧富差異之間關係,有如下圖式:

 

hiqu.jpg (500454 bytes)

  

         圖式總是對複雜關係的一種簡化,是排除了各種具體的可能性而給予的一種設計。現實生活中的人的素質與社會發展貧富狀態的關係,要複雜得多。比如,在高素質域(象限Ⅰ或Ⅱ),大陸知識分子中的優秀者,常常健康素質低,中關村一帶知識分子平均壽命為53歲。從五項指標的得分均值看,均值是較高的,但健康項得分會很低。人們總不希望出現這種不健全的素質狀態。研究人的素質,正是為了論證並揭示高素質群的應然狀態和如何逐步實現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