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功能與人格提升

──華南農村教育現狀與機制革新

廣西師範大學華南民族文化研究所所長  覃德清

人的素質(1999)論文集 
1999.12 
頁189-194


 

 

關鍵字:教育 人格 素質 提升

 

 

 

  中國大陸農村人口占全國總人口的80%以上,提高中華民族素質,提升人文品位,培植復興中華民族的建設性力量,分化瓦解消極的破壞性力量,關鍵之處和難點所在,即是發展農村教育。應通過教育功能的實現,培養智能健全、信念統合、意志堅強、心靈澄澈、人格完善的中華文化傳人。

 

  本文所理解的教育,是包括學校教育、家庭教育、社會教育在內,對人的社會化和人格塑造具有直接或間接的模塑和薰沐作用的各種文化傳承與文化感化模式的總和。長期以來,人們側重從大傳統中探討教育的發展問題,這是必不可少的環節。然而,還應引起重視的是家庭作為文化養成之地對人的素質所產生的巨大影響,還有民間遊戲習俗與文化薰染對人格品位的定型所具有的制約作用。

 

  人類學強調人類文化的整體性,側重從小傳統、從微觀實證中審視各區域各族群的社會文化。本論文的材料和觀點,基於筆者1996-1997年間,對廣東東莞市茶山鎮和廣西柳江縣百朋鎮的調查以及對中國農村教育問題的思考。

 

一、經濟大潮中的華南農村教育

 

  經濟發展和教育變遷存在密不可分的關係。教育設施的完善、教師隊伍的穩定都有賴於經濟實力的支持,但是,如果過分強調經濟效益,以經濟標準衡量學校辦學效益,勢必影響教育事業的正常運作。20世紀80年代以來,經濟改革,對外開放大潮的湧動,一方面為華南農村的教育事業帶來了新的發展契機,但是,另一方面,也造成了某些負面的影響。在珠江三角洲地區,工業化、城鎮化、都市化的迅猛發展,教育投入問題得到較好的解決。譬如,廣東茶山鎮的部分管理區,除了普及九年義務教育、小學生全部免費入學以外,考上高中、大學,還予以一定的獎勵。學校的設施得到前所未有的改善。而在華南中西部、珠江流域中上游地區,教育投資不足,影響教育環境的改善和教師隊伍的穩定。

 

  隨著經濟的轉型,傳統的教育模式和民間文化傳承模式面臨嚴峻的挑戰,人們對教育的需求和對子女的期待,也發生巨大的變化。在市場經濟體制中,教育要培養適應市場需要的人才,方可意味著教育功能的實現。所以,在現代教育實踐中,出現了重視技能培養忽視人格塑造,重視知識傳播忽視心靈提升,重視直接功利目的忽視內在永恆價值的不良傾向。實際上,教育的效用,不應局限在獲取謀生的技能,還應成為塑造完整人格和高尚心靈的必不可少的環節。

 

二、現代傳媒對民間文化習得的影響

 

  在傳統的農村社會中,人們創制了一系列文化傳承的機制,讓少年兒童在無意識當中習得本族群的文化習俗,成為心智健全的完成了社會化的人,體現了中國民間文化的獨特智慧。譬如在華南鄉村,壯族民間普遍流行唱山歌、講故事的民間文藝習俗,以此實現文化薰沐,通過「打短棍」、「踢毽子、玩三子棋、六子棋」,強化少年兒童的數字觀念和四則運算的技巧。長期以來,人們或多或少執迷於充滿鄉土氣息的遊戲習俗,其文化功能正如馬林諾夫斯基所說:

 

  他們的遊戲,有些是與他們長大後所要作的許多事完全不同,但是,有許多將來適應生活的方法,都是在這個時候學得的,尤其在初民文化堿O如此。道德習慣由此發展,性格特質跟著養成,日後生活上的友誼及愛情也自此而始。當我們從功能的觀點研究這個時期,我們必須特別考究它和個人將來生活的關係,它的教育上的價值,以及在這個時期所形成的社會關係的類型。1

 

  民間的許多遊戲習俗和文學樣式,不僅給人以心靈上的愉悅和剛健清新的審美感受,而且還潛移默化地在人們的腦際中樹立是與非、善與惡、美與醜、對與錯、好與壞的價值觀念,為將來形成正確的人生觀奠定良好的基礎。從智能的角度看,青少年還可借助各種遊戲,促進邏輯與想像能力的發展,因為在遊戲中,通常包括方位組合、數量多寡、預定位置的猜測,長期從事這類活動,顯然有利於促進大腦思維活躍、感覺敏銳、判斷準確,形成智能健全的意識結構。而健全的心智、聰穎的智慧是培養完善人格的重要保證。

 

  然而,以電視為中心的現代傳媒的普及,對傳統習俗產生了深遠的影響。看電視占去了人們的大部分空餘時間。相對於電視中的精彩節目,傳統的講故事、唱山歌等習俗日漸消歇,古老的遊戲方式顯得陳舊過時,青少年的意識中,充塞著廣告、動畫片、連續劇,還時常因為沈溺於看電視而影響了學習。在全球化的趨勢中,全國各地的觀眾一同欣賞大同小異的節目,儘管有不少優秀的電視節目令人陶醉不已,領略到無窮樂趣,但是,看電視之類的閑暇消遣方式,更應同傳統遊戲中蘊藏的純樸性、個性化、充溢人倫親情的娛樂方式相匯融,從而煥發新的光彩。

 

三、從應試教育到素質教育的艱難轉變

 

  近年來,在學校教育領域,改變「滿堂灌」、「題海戰術」的應試教育模式,而著眼於提高國民的綜合素質,業已成為人們的普遍性的共識。現代社會的急劇變遷,改變了保守性的文化傳承取向,而構築了前瞻性的生活準備取向。這就有必要借助素質教育,培養學生認識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的實際能力,樹立正確的人生觀,造就完整健全的人格,為適應未來社會需要做好準備。從思維品質入手,培養學生思維的深刻性、靈活性、獨創性、批判性、敏捷性,促使學生全面發展。然而,實現從理論的構擬到實踐環節的轉換,需要克服重重阻力,才能真正建立以素質教育為核心的現代教育運作機制。

 

  就華南中西部農村教育的實際情況而言,實施素質教育還存在許多實際困難。首先,在思想認識上,沒有意識到改變片面追求升學率的重要性。其次,在學生的升遷機制上,還沒有確立素質教育的核心作用,第三,還缺乏大量勝任素質教育的教師。人們對教育的期望,就是借助教育的渠道,脫離農村,到城市不行,到縣城或鎮上也好。達至這一目的,除了招工、招幹、參軍、經商,就是在中考或者高考中獲得成功。而衡量是否成功的標準,實際上就是考試是否通過。因而從某種程度上說,推行以造就健全人格為中心的素質教育,阻力來自長期以來,人們對教育的期待,對固有的教育功能的認同。那麼,轉變認識、轉化機制關涉到教育決策部門、教育主體──教師和學生,還有全社會的密切配合。需要建構「只有實施實質教育,在素質教育中獲得智能提高、人格完善以及升遷機會」的教育發展模式,方可使素質教育發揮真正的效應。

 

  在華南中西部乃至全國廣大農村地區,教師隊伍建設以及教師素質的提高,是全社會關注的焦點之一。因為只有高素質的教師,才有高素質的學生,只有人格高尚的教師,才能潛移默化地塑出品性純正的德藝雙馨的優秀人才。然而,在現代社會中,教師們面對光怪陸離的社會、日益更新的教學內容、層出不窮的教學指導書、不斷變換的教學技巧、漂移不定的教學目標,顯得無所適從,困惑迷茫充塞心間。正如卡爾•雅斯貝斯所說:教師們「彼此之間不能理解,而且受制於機械、呆板的教學課程;至於學校本身,則沒有占主導地位的真正的共同體精神,有的只是對這種或那種空洞說教的服從,這些說教或者是民族主義的說教,或者是哲學的或社會的說教。」2所以說,激發教育蘊涵的潛能,需要從人類文化發展的宏闊背景中,理清教育發展的內在規律,才能從根本上補正現行教育忽視教師及學生主體性之缺憾。

 

四、心智統合與心靈超升

 

  在當代中國人的思想意識結構的深處,積澱著古今中外形形色色的價值標準和解釋體系。官方倡導的主流文化、幾千年來形成的傳統文化、現代西方的價值觀念、民間根深蒂固的祖先崇拜和風水信仰,從不同的層面和向度,影響、制約著人們的思維方式和行為指向。在實地調查當中深深意識到,一個聖潔無瑕的嬰兒呱呱墜地,心智結構本是一片空白,是純自然的人,而不同的社會背景、文化傳統把他塑造成擁有不同價值觀念和行為方式的社會的人。在中國農村,嬰孩的父母會用傳統的養育方式將之撫養成人,希冀他傳宗接代、光宗耀祖,民間文化習俗讓他承受最基本的文化薰沐,初步確立分辨是非的觀念。上學之後,官方的意志開始滲入他的腦際,集體主義精神,崇高的社會理想逐漸占據心間。畢業之後,種種社會現實不斷對他造成強大的衝擊波,許多人由崇尚幻想主義、浪漫主義,逐漸過渡到信奉現實主義甚至實用主義。真實感人的典型模範將之引向積極進取,各種醜惡現象引誘他腐化變質,善與惡,美與醜各種勢力不斷刺激著他意識。在傳媒中占據主導地位的主流文化與現實相對照,往往存在諸多隔膜;中國傳統文化歷經衝擊,曾被當作是中國在近現代落後的根源,而未能經過化合創生而重煥新光;西方文化置根西方社會基礎,與中國人的人生理想存在諸多抵觸,不可簡單移置;民間小傳統雖然影響深遠綿長,但往往不登大雅之堂而難以提升為主導人的心智結構的核心。有人提出融會儒、道、釋之精華,「敬天而不祭祖拜物,修行而不遁世出家,貴生而不迷信方術」3以此作為中國宗教改革方略,是否擁有堅實的現實基礎與可操作性,還有待進一步論證。當前需要明確的是中國人心理結構的形成與運作機制,尤其是從民間、從實證、從大眾的視角,認清人們的心智特徵,然後探尋獲得超升的路徑。

 

  梁漱溟先生曾把人的精神的高等表現概括為「從容、細致、周密、精確、文雅、溫和、蘊藉、輕妙、靈活、優美,」把精神力量的低等表現概括為:「迫促、粗糙、粗野、粗疏、粗暴、冷漠、板硬、尖刻、笨重、鈍拙」,4臻至高等精神境界的基礎是人格完善、心智統合,而教育模式、文化傳承、宗教感化、民俗薰染在提升人格品位、實現心靈超升整個過程中,都具有至關重要的作用。

 

五、討論:人格提升的機制

 

  21世紀來臨之際,中華民族的教育與人的素質面臨嚴峻的考驗。社會上出現經濟繁榮的同時,人的教育問題,沒有得到足夠重視。犯罪率上升了,絕跡多年的吸毒現象,又死灰復燃,這都與人的精神空虛,心智迷惑,素質下滑緊密相關。在這種背景下,提出人的素質問題,顯得十分緊迫而且意義深遠。因為在廣大農村,確實存在許多妨礙人的素質和人格品位向上提升的不良傾向,任其泛濫,將會對社會穩定造成嚴重威脅。

 

  然而,認識到教育滑波,道德失範,人格低落的危害性,是解決問題的重要前提,更為重要的還是要明確強化教育功能、提升人格品位的途徑,從培養21世紀高素質人才的出發,傾心於國民素質的提高。

 

  人格提升的過程之中,存在著異常複雜的機制。經濟發展水平,民生基本保障,是造就高尚人格的物質基礎,「倉廩實而知禮儀」為古今皆然的通理。加強法制宣傳,強調依法治國、增強法制觀念,以法律約束人們的言行,是降低犯罪率,維繫社會良性運作的根本保證。提倡移風易俗,弘揚良俗,革除陋習,正民心,達民意,興民志,培植淳厚民風,是人格提升的必不可少的社會氛圍。激發教育潛能,整合信念結構,延展優秀文化傳統,以高雅藝術,薰沐人的心靈,則是塑造完善人格的核心與關鍵。

 

  人格提升的整個機制,關涉到全社會的方方面面,行政部門需要制定正確的政策導向;教育機構需要切實實施素質教育;傳播媒體需要清除低層位的文化污染;社會人文工作者需要對人的素質問題進行更深入的理論闡述。讓全社會都關注中華文化的傳承與國民素質的提高,如此才能推進中國社會朝著文明和諧,健康向上,安定祥和的方向演進。

 

 

 

註  釋

1馬林諾夫斯基:《文化論》,費孝通等譯,中國民間文藝出版社,1987年版,第81頁。

2卡爾•雅斯貝斯:《時代的精神狀況》,王德峰譯,上海譯文出版社,1997年版,第48頁。

3何光瀘:〈中國宗教改革論綱〉,《東方》,1994年第4期。

4梁漱溟:《人心與人生》,學林出版社,1984年版,第119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