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殊菩薩在漢譯大正藏彰顯之地位探討

 

中華佛學研究所所長 李志夫

 

提要

中國古代傅說主張:「知之非艱,行之惟艱」。現代的孫中山先生卻主張「知難行易」。在大乘佛教經典中,文殊菩薩代表大智,普賢菩薩代表大行,智與行是人類創造文化的兩個基本要件。

本文僅從漢譯經典中抽樣地,從其出身、法數、法義,戒行來顯示文殊菩薩在菩薩中的殊勝地位作一分析說明:

一、出身:因經典不同,指其出身亦各異:有的說文殊是佛當世的人物,就出生在印度;有的說是釋迦牟尼佛成佛之師;甚至說文殊是過去無數阿僧祗劫即是「大身如來」。

二、法數:包括文殊菩薩預知佛將說大法;以神威力度光首女出家;神威力將其住地化為兜率天;度魔身為佛身;甚至文殊菩薩自己亦化身為佛。

三、法義:包括般若學、密教、禪法、淨土、如來藏、戒行等各種大乘法門。

  1. 般若學:文殊法門是以般若學法門為主的,在佛方便詢問,或以眾菩薩所問,大多是以一切法空作答。無佛、無眾生,也無國土世間;因之也不學佛、不學道,一切可行化;乃至其神通也是幻化所成。

  2. 密法:阿闍世王請文殊菩薩入宮說法,文殊把他方菩薩都召集來了,初夜說陀羅尼,中夜說菩薩藏,後夜說不退轉金剛經。文殊說密法有二十幾種經典以上包括說法、結手印、持咒等。

  3. 禪法:文殊菩薩以凡夫心問佛:「凡夫初發心,如何修禪定?」佛說:「凡夫所觀菩提心相如清淨圓滿,於胸臆上明朗而住,月即心,心即月」。其次亦有十二次第;但就真諦觀法,無有諸佛與諸法,佛以方便詢問文殊菩薩:「以何等眼通暢之行欲見如來?」文殊菩薩默然無言。

  4. 淨土:又稱精練佛土,是由精練劫成就的,文殊菩薩善觀其世界端嚴愛樂,有百千樣國及城色村落,周遍莊嚴。其願力將清淨國土合城一佛土。甚至文殊菩薩之莊嚴國土比西方無量佛國土所度的眾生要多得多。

  5. 如來藏:文殊菩薩與佛在問答中,佛說:怎麼知道眾生有「如來之藏」呢?因為眾生向乳中求酪,不向水中求酪,猶如身有如來藏自信得度,所以才修梵行,如無如來藏,當不願修梵行,如在水中求酪一樣,白費工夫。

眾生即使有罪亦可滅除,因為如來,首發大願:「一切眾生未度得度」。如少許陽光亦能遍照大地。所以要自信有如來藏,修梵行、一切罪立可消除。

四、戒行:文殊師利特重戒殺生,一切眾生界是一界數。文殊問:諸佛殺生嗎?佛言:世間殺生,如人自殺,自殺界故,一切眾生無始以來,生死、死生輪轉無非父母、兄弟、姐妹,猶如演員,演變無常。但在無為法中,戒無持犯,亦無大小,無為法性等無故。

從以上抽樣引證文殊菩薩的聖德代表智慧,為諸佛之師,因為智慧才是諸佛之母。以文殊之名之漢譯經  典初步統計有85種之多,在中國民間最盛行信奉的觀音菩薩才51種,尚有很多經典提到文殊菩薩,本文未計算在內。

文殊問法,大多是代諸菩薩決疑,所以被稱為「諸佛世尊文殊師利慈德,乃為我等決眾狐疑,顯 大光明」。故佛稱讚文殊是「高才第一」。可見文殊菩薩在眾菩薩中的地位是最為崇高的。

  

一、前言

中國古代傅說主張:「知之非艱,行之惟艱」。現代的孫中山先生說:「知難行易」[1]。在大乘佛教經典中,文殊菩薩代表大智[2];普賢菩薩代表大行[3]。智與行是人類創造文化的兩個基本要件[4]

本文僅從漢譯大正藏中,抽樣地,從其出身、法數、法義,戒行來顯示文殊菩薩在菩薩中的殊勝地位作一分析說明:

出身:因經典不同,指其出身亦有異:有的說,文殊是佛陀當世的人物,就出生在印度;有的說,他是釋迦牟尼佛成佛之師;甚至說文殊是過去無數阿僧祗劫已是「大身如來」。

就法數看:文殊菩薩是相當神妙的,他預知佛將說大法;以神威力度光首女出家;將自己之現實住地化為兜率天;度魔身為佛身;甚至他將自己亦化身為佛。

其法義也極為豐富,包括般若學、密教、禪法、淨土、如來藏、戒行等各宗大乘法門。基本上,文珠最主要之法義仍是般若學,無論是眾菩薩所問,或佛自己以方便設問,文殊都以一切法空作答,因為無佛、無眾生,也無國土世間,所以不必學佛、學道,一切皆幻化;乃至其自己之神通也是幻化所成。

文殊也說密法,他甚至把他方世界菩薩都召集到阿闍世的王宮說不退轉金剛法。總計有二十幾種經典載有文殊說密法,結手印、持咒等。

文殊以凡夫心問佛:一般凡夫,如何修禪定?佛說:「凡夫應所觀菩提心如清淨月即是心,是次第的;但就真諦觀法,既無諸佛,亦無眾生。佛以方便詢問文殊,文殊默然無言。

文殊的淨土稱「精練佛土」,是由精練諸劫成就的,他善觀世界莊嚴、愛樂。在周遍千國土、村落,在他願力下合成一清淨國土,其所度的眾生比西方淨土所度的眾生還多得多。

有一次佛設問:怎麼知道眾生有「如來之藏」呢?文殊答說:有如眾生向乳中求酪;正如由於眾生有如來藏,才肯向道修行。眾生之如來藏雖微細不顯,但亦如少許陽光亦能遍照大地。

文殊菩薩在戒行上,特別重戒殺生,而且,更進一步連接到其般若思想。

文殊菩薩的聖德代表智慧,為諸佛之師,也隱喻著智慧才是諸佛之母。以文殊之名的大正藏據初步統計有85種之多,尚有很多經典也提到文殊菩薩,本文尚未計算在內。在中國民間最盛行信奉的觀音菩薩才51種。

文殊菩薩大多是代諸菩薩決疑,所以被稱為「諸佛世尊文殊師利慈德,乃為我等決眾狐疑,顯大光明」。故佛稱讚文殊是「高才第一」。可見文殊菩薩在眾菩薩中的地位是最為崇高的。

 

二、出身

(一)文殊菩薩生在舍衛國婆羅門:「佛告跋陀波羅菩薩:『文殊師利有大慈心,生於此國多羅聚落,梵德波羅門家。』」[5]

()文殊為釋迦佛之師:「我今得佛有三十二相,八十種…度脫十方一切眾生者,皆文殊之恩,本是我師…文殊者,佛道中父母也」。[6]

()文殊已親近百千諸佛:「是文殊師利法王子,曾親近百千諸佛,在此娑婆世界作佛事…卻後久遠當涅槃」。[7]

()文殊曾是久遠以前之佛:「過去久遠無量無邊阿僧祗劫,爾時有佛龍種如來;即文殊師利王子是」。[8]又「過去無數阿僧祗劫有佛名大身如來…今文殊師利是」。[9]又「北方去此過四十二恆河沙剎,有國名常善,佛名寶喜藏摩尼寶積如來,在世教化…文殊師利即是彼佛」。[10]

文殊既久遠已成佛;甚至以菩薩身份幫助諸佛成佛,為何現在又成為釋迦牟尼佛的弟子呢?佛解釋道:「文殊深入善權,廣化眾生,故未取道」。[11]這裡所謂「深入善權」乃是說,行「菩薩道」廣度眾生更為方便,所以不取佛道。至於「善權」的方法,在下面的「法數」中,再作申論。

 

三、法數

文殊或在佛說法之前,說明瑞相,預告佛說將大法;或配合佛說法在法會中代大眾設問,以方便會眾明白佛法宗義;或以權便顯示佛旨;或受佛意代佛說法。

(一)預告佛將說大法:「時文殊師利說彌勒菩薩及諸大士,如我惟忖今佛世尊,欲說大法雨…演大法義…我於過去世,曾見此瑞相,放斯光,即說大法,是故當知今佛現光亦復如是」。[12]

(二)文殊以神通力度金光首女:「爾王舍城有媱女名勝金色光明德…是金色女,若男、若女悉皆隨從歡無厭足。異日有長者子名上威德,多與財寶,其相要契乘駟馬車…爾時文殊從禪定起,而作是念:你等眾生於大乘中堪受教化…以神通力身放光明…莊嚴其身,欲令見者心生貪樂」。

時文殊以神威力(使)毘沙門王化為人像,從空而下立於女前而語之曰:『汝今不應於彼人(文殊)生貪欲心…此是文殊師利菩薩…菩薩者,一切眾生隨所願求,悉能滿足、不生慳恪』。金色女下車白文殊言:『願能施我所著衣服』。文殊言:『汝能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當與汝說,汝身即是菩提』[13]「爾時世尊告諸大眾,文殊師利現在王舍城東門路上為金色女及諸大眾敷衍妙法,皆共往相隨文殊師利所…見金色女心住寂滅。」[14]「佛告阿難:『此金色女。文殊師利已於過去教化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此長者子,我於過去已曾教化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今於我所聞說正法得順法忍。阿難,此勝金色女,於當來世過九十百千劫,當得作佛號曰寶光…。此長者子得菩薩身,名曰德光』」。[15]

(三)以神通力化其居處為兜率天宮:「爾時,善勝天子白文殊師利菩薩言:『大士,汝常於此閻浮提中為眾說法;今兜率天上有諸天子…惟願大士。暫往天宮,為彼諸天弘宣法要』。爾時,文殊師利菩薩以神通力,即於其處。忽然化作兜率天宮…令善勝天子及此會中一切人天,皆謂在於彼天之上,具見於彼種種嚴飾。」[16]

佛告普勝天子:「汝但知文殊師利童子神通變化少分之力…我之所知無有量也。以文殊師利神通之力,假使如琲e沙等諸佛國土,種種嚴好各各不同,能於一佛土中普令明見…」[17]

(四)文殊法門新解:「文殊師利言:有十法行,名為福田,…住空、無相、無願解脫門而不入法位…入於涅槃而於生死不壞、不捨。」[18]此為佛及諸菩薩之福田。舍利弗只是聲聞、辟支佛中第一福田。

文殊師利言:「若人得聞一句之法,即解其中千萬億義…」阿難答言:「佛諸弟子隨逐音聲而得解脫,於是人中說我第一;非謂我於無量智海,無等大慧無礙辯才,諸菩薩中多聞第一。」[19]阿難在這裡補充文殊之說,他自己是受昔日之薰習才能聞一句佛法而解千萬義,並非是在一時具足無量智慧。這也反應文殊法門是主頓悟;而阿難是主漸悟的。

(五)文殊變魔如佛:「時魔波旬在虛空,興大雲雨聲揚大音…爾時世尊告文殊師利:仁能見魔所興亂乎?文殊師利即如其像三昧思惟,令魔波旬自然見縛,尋便墮地,喚呼稱怨,恚恨罵詈:文殊師利今當杻械鎖縛我身。

文殊答曰:咄!魔波旬,復有繫縛堅固,難解於此,今者所施如卿不覺…波又啟曰:唯見原赦,使得解脫,文殊師利曰:汝當行作佛事…欲知興作佛事修行,乃為菩薩智慧變化…於是文殊師利,即如其像三昧思惟,使魔波旬變作佛像。眾人所請,此魔所答亦如佛所答,眾皆讚歎。」[20]

魔說:「今吾所說,文殊師利之所發動…卿等見我相好嚴身,我還自睹,枷鎖繫縛…文殊師利威神原赦波旬…并問魔:誰為繫汝?卿不被縛自想為縛…如是波旬。已得脫者不復更脫何因得脫。由緣從於虛偽之想而致繫縛。…須深天子問文殊曰。其佛事者當於何求。答曰。當於眾生愛欲之中求…譬如無疾則不用醫。如是行者,假使眾生無有愛欲則不用佛。」[21]

()文殊化自己為佛:「萬二千人悉發無上平等道意。樂不動菩薩謂文殊師利:共到佛所,問菩薩當云何住?爾時文殊師利化作如來,在眾會中而坐,其形狀、被服如釋迦文佛。文殊師利謂:…屬之所問,今佛在是  波坻槃拘利菩薩不知是化佛前。長跪問:菩薩當云何有所住,化佛言:如我所作,菩薩當如是住。」[22]

 

四、法義:

()般若學:

甲:佛與文殊有如下之對話:

諸佛入涅槃嗎?亦應住世嗎?若曰:佛一相不可思議;無思議、無過去、未來、現在相。

佛有說法、教化嗎?因住法界、法界眾多無差別,無說者、聽者。

不可思議不可說;可思議可說嗎?兩者皆不可說。

如未為無上福田嗎?如來是無盡相、無明、暗,生、滅相是福田。

一切法無相、無作即般若波羅密界:即不思議界,即無生滅界。如來與我無二相。

物之本性無所有,如何轉法輪?無所有即無生滅,即有為無為功德,即不可思議,即不退轉智,是佛所知。

如何修成不退轉智?要行境界,如金銀先行錘打乃能顯現。

誰能相信佛自說是「不退智」?是智是寂滅行,無動行,不斷三毒,不離生死其意為,不退智是不能用言語說得清楚的,但眾生可在不斷三毒,不離生死之現實生活去修證即可知佛是不退智。[23]

乙:修證

如何修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當修行一行三昧。法界一相,繫緣法界是名一行三昧。依聞、說、修次第入一行三昧。

一行三昧居於何位?是解脫味、寂滅位、一味,離味。然依一行三昧可速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嗎?仍得從信、解、行、證著手。

為何要學般若般羅密多?欲見諸佛應如是學。

如何學般若波羅密多?諸法無餘相,無說者、聽者。[24]

丙:諸佛境界

無差別境界:文殊師利言:世尊佛境界,非眼…非法境界,無如是等差別,乃是諸佛境界;有欲入佛境界者,以無所入而為方便乃能入之。[25]

諸佛境界當於何處求?文殊菩薩言,世界諸佛境界當於一切眾生煩惱中求…若正了知眾生生煩惱,即佛境界。

何者是如來所住平等法?一切凡夫於空無相,無願中起貪、瞋、癡,即是如來所住平等法。…空與貪、瞋、癡以言說故有…而修行者,離貪、瞋、癡而求於空,當知是人不得名為修行者。何以故?貪、瞋、癡等一切煩惱即空故。

何名不住?夫正住者,不應於已是勝;謂他為劣故。…無有所住,住無所住,是乃名為正住。[26]

聖心解脫,無有境界:文殊師利言:聖心解脫無有境界,是故,我今無境界可得,佛亦如是。[27]

佛境界是無為法:如是心等,不異無為,無為之體不異心等。心法之體本不可說;非心法者亦不可說。何以故?若無為是心,即名斷見;若離心法即名常見,永離二相不著二邊。[28]

(二)密法

阿闍世王供養文殊諸菩薩,文殊菩薩初說「陀鄰尼」,意謂言解一切諸法故,所知如智慧,悉如法本,悉如法行,為道之元,不斷佛元、持法之元,總持僧之元…菩薩得之者,勇猛如將,坐於佛樹,降眾之魔…於諸法無所持,無所入、故是空界,陀鄰尼與空等。[29]

文殊師利於二夜說菩薩藏:諸法莫不從是,功德法,無功德法,俗諦與道諦。有罪與無罪,解脫與不解脫,一切盡入菩薩藏。菩薩所學,樂於所學,而自歡樂,當因於中得解脫故。所見法悉見於佛所,悉如佛證。[30]

後於三處說阿難越執金剛行:證得是事,其輪亦無所轉,無所希望,不念善惡,以平等心學法;以其不壞法身,所以無所不入;法身無所轉,所以一切法不轉;證得法身空,則無所不入。如以空讚穿一切,是故金剛為法。[31]

此外,在大正藏二O冊中文殊所說陀羅尼就有三十種之多,在第三冊中亦有持咒及結手印等密法。都是屬於文殊菩薩的密法。

(三)禪法

初發心之禪法:文殊菩薩向佛問:凡夫行最初發心,依何等處?觀何等相?佛說:凡夫所觀菩提心相猶如清淨圓滿月輪,於胸臆上明朗而住;若欲達速得不退轉者,冥目觀察臆中明月,為滿月無垢清淨,內外澄澈最極清涼。月即心,心即月。菩薩觀行十二次第:

燋結便行,究竟不發生

正心住行,不隨境界轉

無依止行,離三界有

出過世行,降伏非聖法之凡夫定

增益勝行,無我執心

次第定行,分別禪境

無所有行,離一切禪

無邊行,呵責有邊三昧禪

以是定行,善寂靜修行

調心行,無不知無明

寂靜行,守護諸根

方便境界行,無處無時不是菩薩行禪還場。[32]

真諦觀法:文殊說:真諦觀法無有諸佛,及諸法。一切諸法悉無所生,如來無見,不可睹佛,所以者何?一切諸法悉無所見。[33]

文殊默然:佛復問文殊師利:以何等眼通暢之行欲見如來?以何等耳清徹諸義,欲聽如來所說經典,文殊師利默然無言。[34]離意女報曰:寂靜三昧定永無證得其有得者則有所失,諸法澹泊默然寂靜,其寂靜者無所復寂,又其寂靜亦不三昧,無有正受亦不興起。[35]

(四)淨土

精練淨土:文殊師利白佛言:願說十二功德成就精練佛土,佛說:

有精練劫,成就具足,諸佛於是處成就無上道;

有精練時,成就具足,不違失於行法時;

有於精練眾生,成就無不知法;

有於精練福田,成就善清淨法;

有於精練易解眾生,成就具足,而不設鈍;

有於精練乘,成就具足,出於乘;

有於精練妙地,成就有物;

有於精練妙地,成就一切不外行道法;

有於精練功德,成就無諂;

有於精練心,畢竟成就,是白淨性眾生住;

有於精練聖人,成就福田不空;

有於精練道場,成就是往仙佛所住處。

以上是一切諸佛如來成就無上真正之道,所謂精練佛土即是精進修練之佛土。[36]

精練佛土之殊勝:文殊師利告佛說:今我之願是不可計的,無量佛土功勳,嚴淨所睹,由所願瑞應處所,皆使合成一佛土,無能究竟證明我者,猶佛能知。師子步雷音菩薩說:如與西方無量壽佛土相比如何?

佛說:如以一毛分為百份,每一份毛沾一滴水,則西方佛土僅如一滴水。所以說:「文殊師利所成佛土汪洋如海,魏魏不可思議。」[37]

(五)如來藏

一切眾生有如來藏:佛告文殊,一切眾生有如來藏,為無量煩惱所覆,如瓶中燈,如人願作是念,我身中有如來之藏,自當得後度一切眾生。雖有本業,但只要一聞本經,無量阿僧祗劫罪皆可滅除,因為如來在無量阿僧祗劫曾發大誓:「一切眾生未度令度,未解脫全得解脫」。猶如有雲霧蔽日,大地幽暗,只要一線陽光一切世界即無黑暗,得既光明。[38]

同一經典,指出有兩種道:聲聞道,即八正道;菩薩道,謂一切眾生悉有如來之藏。佛本人也是逐次斷煩惱,得證佛性。必須除貪欲、瞋恨、睡眠、掉、疑五垢壞心;方便勤修自性清淨心。[39]

如何知道眾生身中有如來之藏:佛告訴文殊師利,如乳中有酥,所以眾生才去從牛奶中求酥;同理,眾生自信身中有如來之藏所以才精進持戒,嚴修梵行。否則即是空修梵行,如同向水中求酥,修不可得。[40]

眾生中如男女均有佛性,與佛性同一,如何會有男女之情欲?正因為佛性是一,見清淨才能修梵行,佛就是因為佛性清淨才修證成佛的。[41]

何謂佛性?佛性是不生,真實、常性、不變性、不壞性,無病性、不老死性、即是佛性。[42]其實是都是清淨心之代名詞。

 

五、戒行:

一切眾生界是一界:文殊師利白佛說:如一切眾生界是一界諸佛離殺生嗎?佛說:一切男子皆兄弟,一切女人皆姐妹。一切眾生無始生死,生死輪轉,無非父母兄弟、姐妹,猶如演員一人可表演不同角色,所以眾生界、我界,同是一界,所食之肉即同界肉,所以諸佛悉不食肉。[43]

貝、皮等亦是同界肉嗎?如來不食。若輾轉來者病牛自然死這皮革可方便法接受,而不犯戒;按比丘法仍不可用。[44]

文殊又問佛,戒律要求比丘不得接受不淨水所熟食之食物,那麼淨水熟食也有殺生的小生物之可能,難道不犯戒嗎?佛答:不應這樣問,如然空氣中也有微生物,難道就不要呼吸了嗎?[45]

文殊再問,在佛之前,已有流行不食肉,究竟算不算是佛語,還是非佛語?佛答:算「隨順佛語」。之所以是隨順佛語,是因為世間只知道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猶如以下一個故事:

在若蘭處,有一比丘,有一善人施以無價衣,眾獵師聞之,夜深將其祼身、捆綁於樹林中,恰有採花婆羅門來到阿若蘭處見虎去樹林,到了比丘處見此祼形比丘於是自忖,袈裟不是修行所必須,自懸苦修行,於是形成印度爾後之祼形沙門,所以說外道雖也修道,不知修道原因道理,只是盲目的愚行。[46]

 

六、結語

文殊是從東方寶英如來來到釋迦牟尼佛的娑婆世界來沒有回去,東方佛土重般若法門;此土重世俗,差等以廣度眾生。[47]

文殊法門大都是對天上天子說的。在言語上多以反詰,默言超於常情與中國臨濟雲門禪法相似,教人從自心尋找答案。[48]

在行為上敢於擔當,不拘小節,甚至佛法領導結夏安居時,他卻逕在王室中與彩女以娛樂方式度人。[49]對於道業深重有墮地獄之恐懼,文殊不教其懺悔罪業,而以方便說法,無殺與被殺者,一切諸法本來清淨令其得到解脫。[50]

主佛、我、實相如一,見我即見佛,佛與我但有名字并無實性,無實性即佛性。文殊菩薩在佛典中所代表的,所象徵的是智慧,文殊是諸佛之師,亦即智慧是成佛的基本條件。但智慧即佛性,佛性即空性,所謂文殊之法數、法義均是以自心為境,化魔成佛,化現境為兜率天,甚至化自身為佛,也莫不是以心為境。雖然文殊無論說密法、禪法、淨土、如來藏,形式均有次第;但以般若慧為究竟,此時此境亦無眾生亦無佛土,故無殺者與被殺者。

在文殊菩薩文獻方面,依據印順老法師《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第十二章第一節所載:佛為文殊說的有四種;以文殊為主體或參加問答的有八種;文殊所說部份者有三種;以經文體裁長行與偈頌雜出的:以文殊為主體的有三種,雜出中文殊所說一部份,有十一種、雜出有神咒者三種;文殊未參與之論議,也被提到的有四十二種,共計七十四種。根據中華電子佛典(CBETA)所歸納至少共有500個欄其實所超者遠大於此,超出500個欄的文殊條目則無法顯示,有待逐頁搜查,也可提供參考。


 

[1] 《國父全集》第一冊,,113頁〈孫文學說〉中央文物供應社69年出版。

[2] 八十卷《華嚴經》是文殊教善財童子參學,才有其五十三參之行,即象徵大智。(T10,333c~334a)

[3] 善財童子五十三參,參畢˙即見到普賢菩薩˙即象徵大行(T10,442ab)

[4] 以智始以行終。亦如王陽明所謂:「知是行之主意,行是知之功夫」的知行合一說《王陽傳習錄》第三頁。國防部總政治部出版。

[5] 《文殊師利涅槃經》(T11,374b)

[6] 《放缽經》(T15,451a)又《大乘本生心地觀經》亦云:「佛印文殊為三世佛母…十方國土正覺者,皆以文殊為其母」》(T3,326c)

[7] 同註5

[8] 《首楞嚴三昧經》(T15,644a)

[9] 《菩薩纓絡經》(T16,38a~39b)

[10] 《央崛摩羅經》(T2,543b)又《華嚴經》亦有如是說。(T10,439a)

[11] 同註6(T15,451a)

[12] 《妙法蓮華經》(T9,136c),《大薩遮尼乾子所說經》見佛觀稀有之相。(T9,318c)

[13] 《大莊嚴法門經》(T17,818a)

[14] 同註13(T17,833b)

[15]《文殊師利所說不思議佛土境界經》(T12,110c)

[16] 同註15(T12,1c)

[17] 同註8(T15,641b)

[18] 同註8(T15,641c)

[19]《魔遇經》(T15,115ab)

[20] 同註19 (T15,116bc)

[21] 同註19 (T15,391bc)

[22] 《摩訶般若波羅密經》(T8,729a~730a)

[23] 同註22 (T8,731a~732a)

[24] 同註15(T12,108a)

[25] 同註15(T12,108c)

[26] 同註15(T12,109a)

[27] 《大乘本生心地觀經》(T3,327c)

[28] 《文殊師利說阿闍王經》(T15,397a~398a)

[29] 同註28(T15,398a~b)

[30] 同註28(T15,398bc)

[31] 《菩薩行方便境界神通變化經》(T9,765c)

[32] 《諸佛集要經》(T17,765c)

[33] 同註32(T17,765a)

[34] 同註32(T17,765a)

[35] 同註32(T17,767c)

[36] 同註31(T9,304c~305a)

[37] 《文殊師利佛土嚴淨經》(T11,899c)

[38] 《央崛摩羅經》(T2,539ab)

[39] 同註39(T2,539c)

[40] 同註39(T2,540a)

[41] 同註39(T2,526b)

[42] 同註39(T2,540c)

[43] 同註39(T2,540c~541a)

[44] 同註39(T2,541a)

[45] 同註44(T2,541b)

[46] 《清淨毘尼方廣經》(T24,1076b~1080b)

[47] 同註28(T15,400b~401b)為阿闍世王解狐疑。

[48] 《文殊師利現寶藏經》(T14,460b~c)

[49] 同註28(T15,392a~b)

[50] 《恩益梵王所問經》(T15,49b)